芝加哥特色教育

       芝城北,维尔斯街。临街,一栋普普通通的6层楼房,里面却是全美排名第三的公立学校沃尔特·培顿高中。

        明亮的中庭中间,楼梯盘旋而上。中庭两侧的教室里,850多名高中生或上文化课或上手工课;走廊的墙壁上,成排的奖牌显示著学生及教学的实力。顶楼教室外,一些学生正在拍摄自创的短片。远程视频控制室里,3个大屏幕和一排显示世界时间的时钟透出这样的信息:这所学校定期联线北京等其他国家的著名高中,进行网络教学交流。

      与校长一起介绍情况的是能讲一口流利汉语的戴维斯。戴维斯在芝加哥公立学校负责“中国语言文化教育联合项目”,对湖北、武汉耳熟能详,他每年都会赴汉参与培训中小学英语教师。黄鹤楼,长江,热情的武汉人,都让他难以忘怀。

        美国学校分公立与私立。公立学校从小学(包括幼儿园)到高中学制12年,全部免费就近入学。伊利诺伊州规定,每个班的学生必须在28人-32人之间。作为“重点学校”,培顿高中有些例外:通过考试全市择优录取。4年高中,除必修的数学、物理、化学、生物、艺术、历史、英语、体育、音乐和外语外,学生可以根据特长和爱好选择课程,像大学生一样完成学分。而在芝加哥大学,关於选专业,我们听得最多的词是“兴趣”,兴趣能使人热爱学习、成为有创造力的真正人才。

       这里没有全市会考,也没有统一的高考。我们在芝大的见闻与戴维斯的介绍印证了美国好学生的标准:全面发展。高中生可参加由私人公司举办的内容涵盖阅读、数理及其他基础知识的水平测试(简称SAT和ACT)。这两种考试一年两次,一次考得不理想可以再考,直到拿到满意的分数去申请大学为止。然而,仅有高分并不能获得哈佛、耶鲁、芝大等名校的青睐:它们更希望学生懂艺术、擅长社会活动,有独特个性与兴趣。高中平时成绩,社会实践记录,艺术音乐才能往往比单纯的高分,更能说服大学的招生主管签发入学通知书。面对展示在培顿高中教学楼里的学生手工艺术习作、公益活动奖牌及楼顶的“学生花园”,戴维斯这样描述美国大学的价值观:如果只有高分学生,那所大学一定很乏味。

         午餐时间,我们遇见一位华裔学生徐元伟。他说:“学习虽然紧张,但课外活动丰富多彩。在这里,我过得很愉快。”每学期伊始,他们自选课程完成学分,每一门课他都会有不同的“同班同学”。这里没有班主任,每天只有并不太熟悉的老师先点一次名。管理他们除了校纪外,最主要的是学生选出的年级学生会。学生会的主席、秘书、会计、出纳通过举办收门票的文娱、体育活动筹集经费,并开展科技、趣味学习活动。

        令人意外的是,在教育系统最发达的美国,出现越来越多的“家庭学校”:孩子在家里完成中小学。我们在美国结识了一个家庭。伦纳德先生有4个孩子,妻子在家专职教孩子。每个孩子都有一定的特长,如绘画、琵琶、钢琴和二胡,12岁的三女儿还获得了所在地区钢琴比赛第一名。Leonard自信地说,孩子们凭全国水平测试成绩及自身特长能申请到理想的大学。

       相形之下,在这里当老师则有些艰难。在培顿高中,校方让来自中国的教师卢文亚带我们参观。这位浙江姑娘从北京大学毕业后来美国已逾6年。在通过一系列伊利诺伊州的教师资格考试后,她才得以成为一名中学教师。“除专业知识外,美国教师必须有教育学学习学历。在培顿,教师都是硕士,还有两名博士。”卢文亚会讲中文、英语、日语,比其应聘者有一个明显的特长。但这也增加了她的授课量,而薪金并不因此增加。在芝加哥,刚进校的教师年薪3.8万美元,全市公立中小学平均6.3万美元(资深教师最高9万美元),这在芝加哥只是中等水平。戴维斯笑著说,在美国,更多的人当教师是因为热爱教师这一崇高的职业。“如果要挣钱,就不要当教师。”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