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很对口味的城市

    好久以前就懂得告诉自己,尽量做到心中不要有仇恨,于是就好久不懂得怎样真正生气,练就了不紧不慢---如果不是不分是非---的好脾气。以这样一段很奇怪的话语开头,是因为第N次被博客网弄得很绝望---我是说,绝望。给博客搬过几次家,新浪搜狐和讯博客大巴都有我虔诚又勤恳地搬家的身影,如果可以有相机或什么高科技的东西来再现那时的虔诚与勤恳,我想我一定不会输给蚂蚁。可最后还是恋旧地守着博客网这块破地方,见证着自己是怎样在极有写博的欲望和冲动和心情时,不得不无奈地打开word,一行行把空白的页面填满,然后保存,再在某个奇怪的时间发现博客网又能登陆了,然后粘贴,给浸透在文字中早已古旧的心情打上最新鲜的时间烙印。

    不管怎么样,这片破地方是自己的选择,自己不坚持,就真的是破地方一个了。还好,刚从给了我心理以极大满足的芝加哥回来,刚吃了最喜欢的意大利午餐,刚睡了饱饱又香甜的午觉,所以心情好到正点。此刻端坐在看得见风景的窗边,窗外不再是风城Crowne Plaza 11层卧房外的车水马龙;耳边不再是密歇根湖边海鸟的叫声和汽船的呜鸣,只有时间在秋日的午后静静流淌的声音,仿佛来自另外一个世界;脚下不再是Sears Tower悬空在103层高的几乎能看得见芝加哥全夜景的玻璃地面,而是我已经学会去想象的泥土下面同样精彩的世界---这是在Field Museum 参观地下探险时收获的。记得看到一株植物,当时很费了一番力气去记它的名字然后还是忘了,只有1英寸高的植物在地下居然有14英寸的根须。。。!原来看上去很平常的东西反而可能有根深蒂固的底蕴,甚至历史。我喜欢历史,可惜没有挤出时间去看看芝加哥据说有着世界声誉的历史博物馆。同样被我过滤掉的还有数次进在咫尺位于城市主干道Michigan Ave上的Art Institute 和当代艺术馆。我不是玩艺术的,不懂,搞不来,更加玩不起。可我会被很有艺术气息的东西或人深深吸引。于我,他们是世间真正的磁石;他们是优雅和高贵的代名词。

    没有去这些仿佛很应该去的地方,是因为买了一种叫City Pass的通票。它介绍了城市闻名或地标性的景点,假定游客会去游这些地方,然后说是会比单独买票省很多银子。其实这就是一个游客和城市的协议,本应该双赢,如果逗留的时间够长。可惜我只待了不满三天,于是挺好的一个省钱的生意活生生变成了任务加赶场。游览的心情和情调全被紧迫的时间挤兑。好久以前国内有一首歌叫”我想去桂林”,记得是一个声音稚嫩的大男孩闪着涉世未深的大眼睛边忽闪着稚嫩边扯着嗓子唱着“我想去桂林啊我想去桂林,可是有时间的时候我却没有钱;我想去桂林啊我想去桂林,可是有了钱的我却再也没时间”。人有时候真的挺能折腾自己和自己的生活的,仿佛一定把自己搞到一个两难的境地才舒服。想起这首歌,只是太多次都在嚷着没钱而第一次有了没有时间的感觉。

    我大概不适合写游记,或根本不会写游记。游记应该是从头到尾描述一下行程然后给自己今后的生活留个回忆或给别人的生活提供一些灵感。我的游记一直都是意识流的拼凑,想什么说什么,以至于有些游记最后成了心情日记。这是挺悲哀的,起码说明将来如果我想写回忆录,一定会很艰难,因为过去的生活里,满满的都是心情。

    比较遗憾的地方除了这几个听上去很艺术的艺术馆以外,还有没有去水族馆和芝加哥大学。没有去水族馆全是因为贪吃。从天文馆出来后觉得肚子饿到可以吃人。一路蹒跚地蹭到排了N长队的热狗售卖点。这是据说很有名的芝加哥风味的热狗。吃了觉得没啥特别,真的没什么特别实在没什么特别。肚子饱了以后就看到了水族馆的大门对着灿烂的夕阳悠悠地关上了。我这一派物质食粮高于精神食粮的作风,在密歇根湖畔有着好看的蓝天和碧草和晚风的光天化日之下,暴露无遗。

    而没有去芝大,则完全因为不知道怎样过去加上渐浓的夜色带来的疲倦感和懒惰。和碧云还有窦学长从位于城东的Grant Part一路狂走到几乎在市中心的Millennium Park ,然后又狂奔了十几个街区到了Sears Tower去看夜景。拿着City Pass一路都不用排队.在长长的队伍之间穿梭会让人很有阶级感---金钱带来的阶级感。我于是大方承认,我爱银子,很多很多的银子,只是会不停提醒自己:“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用之有度”。还有,用之有方,虽然我现在还没有很多银子;虽然现在我还不是君子。

     我要歇一歇自己吸血鬼一样的细长爪子了。喝杯咖啡,看看南部宁静的傍晚,澄澈下还在混沌的思维。芝加哥游记---请允许我这么说---未完待续。。。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