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并大峡谷之旅


赌城拉斯维加斯,一座充满糜烂堕落气息,却又美的醉人的城市。玩在赌城,就是玩在酒店。The Strip两侧云集了多家巨型豪华酒店,与其说酒店,不如说是各有特色的主题乐园,住宿?那只是他们的附属功能罢了。何谓赌城,每家酒店就是一个***。每次回宾馆,都要穿过狭长曲折的***大厅。看着两侧昏暗却糜烂的灯光,听着噼里啪啦落钱的声音,要说不想上去赌两把,真心是假话。可是很可惜,这样惊心的布局对我这种完全不知赌为何物的人来说,还真是没用。赌城,同样是吃货的天堂。每个酒店,都云集了让吃货们流连忘返的美食,特别是各个酒店的BUFFET,永远都是排满了长队。不过依然可惜,对于我这个一家麦当劳就能解决所有餐食问题的非吃货来说,实在是浪费。

拉斯维加斯,还是购物者的福地,每个酒店,都是一个大型的奢侈品MALL,云集了全球顶尖的奢侈品品牌,你想得到的,基本都有,而如果你想逛完,恐怕得几天几夜。然而,还是可惜,对于我这样一个无购物欲的人来说,这里跟一般市场也没啥区别。赌城,除了赌,还有show。各个酒店,各个时段,都有着各自风格的精彩表演。有免费的,有收费的。当然,收费的永远都是最精彩的。有马戏,有歌舞,还有那些让男人们欲火焚身的艳舞。然而,对于我这么一个对表演没兴趣,又不可能带着老爸老妈去看艳舞的的人来说,如此热闹的夜生活却显得格外冷清。赌城,还是一座充斥着淫乱色情的罪恶之城。载着裸女巨幅画像,标有girls direct to you 的广告车满城游走;The Strip随处都是往男士手里塞裸女卡片的人,比之国内发传单的还要疯狂;路边的报刊亭,各种色情信息整齐排放,随便观赏。不过,最最可惜的是碰上我这个有色心,没色胆的人,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充满诱惑力的信息一趟趟离我远去。

下榻的酒店是在The Strip北端的circuscircus。相对于The Strip 繁华地段的豪华酒店,这家算是比较一般的。但与常规酒店比较,依然奢华无比,霸气十足。check in 的时候遇到了麻烦,黑人妹子打开我的护照后敲了几下键盘,很疑惑的问我have you checkedin? 我更疑惑了,我说我刚下飞机,怎么可能check in 呢。她继续迷茫的敲键盘,最后说我的那间房的确实已经check in了。后来我把打印出来的酒店订单给她,她查了订单号发现有问题,又把值班经理找来一起解决。最后,她写出了一个中文名字Chen Yan 问我人不认识这个人,我说不认识。这才确定,这妹子把人名搞错了。估计是另一对中国情侣来这里,check in时候和这妹子把名字搞混了,于是把我的房间给了他,侧面也反映出如蝗虫一般的中国游客真是无孔不入。我一直觉得,中国的名字不能只叫姓,重复率太高,必须得看全名。折腾了一顿,终于check in 成功,最后黑人妹子好一个给我赔礼道歉。

放下行李,在酒店里的麦当劳愉快的解决了午饭,当然只是我愉快,老妈的噩梦又开始了,她已经从最开始的一份meal到现在只要一包薯条一杯饮料了。饭后就拿着相机出了门。酒店在最北端也好,沿着The Strip一路向南走就行了。边走边逛,感受着赌城白天繁华外衣下的那一点宁静。刺眼的阳光和湛蓝的天空依然让我迷茫,一座沙漠中的城市,为何如此干净。每一家酒店都是在太大了,也只能大概其的进去看看,另外就是感受其外观的独特魅力。不过对于我们刚刚去过欧罗巴的三个人来说,好多东西已经不足为奇。威尼斯,巴黎,圣马可广场,埃菲尔铁塔。我们都已经去过,又怎么会对这些缩小的山寨版感兴趣。New York New York 更无吸引力,因为三天前还在曼哈顿林立的高楼间穿梭。Venetian的杜莎夫人蜡像馆还是很有玩头,尽管我对明星不甚了解,除了个别特别出名的,我都不认识那些惟妙惟肖的蜡像究竟是谁,但是那鬼斧神工的技艺还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不过蜡像馆里的人太多,每次到一座蜡像前,我都要认真看一下,确定这是蜡像,而不是一旁驻足观看的真实游客。当我们走到The Strip南端的Luxor时,已经两腿酸软,看看表,竟然已经暴走了将近四个小时。在Luxor门口打了车,回到circus circus。顺便说一下,在The Strip打车,只能到各个酒店门口,大街上是不能停车的。

回到酒店,休息了一会,准备晚上去领略赌城糜烂的夜景。晚上在老妈的强烈要求下,终于放弃了麦当劳,改在一个吧台上点了三份面包和两盘沙拉。说实话,真心难以下咽。老妈也承认,如果不是为了吃点蔬菜,我宁愿再去吃麦当劳。吃完饭,出了酒店,按着白天的线路,再次南下。景虽然是相同的,但完全变换了风格。赌城是座不夜城,只有到了晚上才能看到它的真面目。糜烂堕落,充满罪恶却又勾引着无数人的城市,用那绚丽的灯光散发着它独特的气息。在Bellagio前面看了传说中的音乐喷泉,真心壮观。每十五分钟喷一次,音乐不同,动作不同,我们足足看了三场才离开。本来还想去看看传说中的火山爆发,可是等到了火山旁时,就听见旁边一个中国人操着东北口音说了一句:“哎呀,就那么一个牌子,偏偏上面的单词我都认识。”我顺着她指得方向看过去,草坪上立着一个很小的牌子,写着“volcano temporary close for repairfrom 1.1 to 2.17。” 2.17,后天,一大早就要离开赌城。我顿时难以抑制心中的愤怒,顺口说了声shit。然后……我低着头,在侧目的人群中灰溜溜的离开。晚上,老爸跑去大厅一直赌到凌晨2点多,而我和老妈早早就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依旧是麦当劳,解决完早餐后在酒店大门口等候。BUS准时到达,接我们去grand canyon大峡谷。沿着The Strip挨家酒店接人,最后来到在沙漠之中的一个小机场。没错,坐直升机去grand canyon,这都是在国内预定好的。check in 后没多久,一位美女飞行员过来,领着我们三个和另一家来自奥地利的三口之家上了直升机。美女的驾驶技术相当好,坐着很舒服。在飞机上俯瞰沙漠以及没过多久就出现在眼前的grand canyon,真心一个壮观。直升机准确降落在谷底一小片空地上,美女把我们放下后立刻起飞去执行别的飞行任务。我们在工作人员安排下来到河边,坐船游览。那个河水真心一个黄啊。不过船上碰到一个中国美女,真心一个美啊。下了游船,发现美女飞行员已经回来等着我们了,上了飞机,飞到峡谷上面的一个小机场,交由地接开车拉我们六个人来到sky walk。说实话,这里的玻璃廊桥比上海东方明珠的差远了,一点都不吓人,也没什么感觉,不像东方明珠,真心给人一种悬空的感觉。从sky walk上下来,来到边上的悬崖边。好家伙,真心是直接走到峡谷的悬崖边,老美也真大胆,如此大的客流量的景点,竟然如此开放式,一点防护措施都没有。游客也是,纷纷跑到最边边上,各种POSE各种照相,真的是脚下一滑就坠入万丈深渊啊。不过不可否认,真的是amazing,太壮丽了。回来的路上,我问陪同我们的白人哥哥,这里有没有人掉下去过,得到的答案竟然是从来没发生过事故。回到谷顶的停机坪,美女飞行员载着我们返回机场,有BUS送我们返回酒店。这里不得不说一下人家的管理安排,从早上接酒店到最后送回,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每个环节都有保证。尽管我们都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但是却没有一丝担心,因为相信人家的安排,哪个环节该由什么人负责都是安排好的,绝对不会遗漏了你。

回到酒店,下午两点半多了,还没吃午饭。老爸老妈决定不吃等到晚上去吃BUFFET。我还是习惯性的一个人去了麦当劳,简单吃了点回到房间。拿出手里的地图和各种导游信息研究了一顿,决定一个人出去转转。到老爸老妈房间敲开门,这俩人竟然呼呼大睡。打过招呼后,让他们晚饭自理,不用管我了,我就背着相机出了酒店。来到The Strip,门口就是公交车站,看了一下站牌,正好就是沿着The Strip一路南下,于是决定今天不走路,坐车。站在站边看了一下别人如何买票如何上车,明白后就在边上的自动售票机上买了张day pass。这里要说一下,有两种车票,6元的2小时有效,8元的24小时有效。
这摆明了是让我买8元的daypass。很顺利的上了双层巴士,一路南下,挨家酒店瞎逛。在凯撒皇宫逛了哈街,看了场免费show。又在金银岛外的海盗船看了传说中的海盗船表演,真心不错,可能是免费show里最棒的了吧。继续南下又去看了一场音乐喷泉,然后到马路对面进了巴黎饭店。找到售票窗口买了张登塔的票,登上了这个缩小版的而菲尔铁塔。顺便说一下,在巴黎饭店大厅的***里,看到了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那种常常的吧台,上面一群身材火辣,浓妆艳抹,并且几近半裸的女郎在上面艳舞,而台下,其他同样装扮的女郎指挥着各个赌桌上的赌徒们正在豪赌。对于我这个有色心没色胆的人,在这里看看艳舞,也知足了,当然不敢拍照,据说***里拍照会让别人不高兴。看了一会,就跑去买票登塔了。其实巴黎的真塔都上去过了,这里无所谓上不上。之所以上去,是因为在广告上看到了在高处拍摄的拉斯维加斯夜景时那么的迷人,于是决定登高一看。
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站在塔顶俯瞰整个拉斯维加斯,真的很震撼,谁让人家的能见度高呢,出效果啊。在塔顶俯瞰音乐喷泉,又是另一番风情。从塔上下来,继续坐公交南下,来到NEW YORK NEW YORK,这里的夜景没有想象中的好看,随便拍了几张照片,也就没有进附近的酒店。还是那句话,对于我这个不会玩的人来说,这些酒店都是大同小异的,还不如他们各具特色的外观吸引我。就这样一直玩到晚上10点多,才坐公交返回circus circus。真心感觉饿了,晚上还没吃饭呢。不必说,还是麦当劳,我就是这么没追求。玩的过程中老爸老妈打电话来说他们去吃了BUFFET,跟我吹嘘多么多么好吃,可是对我无效,我就是那么没追求啊,一个麦当劳填饱肚子足矣。就这样结束了短暂,无聊,充实的赌城一人半日游。顺带说一下,坐人家的公交,真心感觉国内的公交是多么的丢人与无奈。没有争抢,没有喧哗,一切都是按部就班。双层客车,坐在上层的客人都是等到车到站停稳后才从座位上起身,下楼,下车,相信在国内遇到这样的乘客,司机早就开骂了,差距,真的让我内心滴血。顺便说一句,偏偏是这么一个索多玛与蛾摩拉之城,竟然是美的之旅住的四家酒店里唯一一个在房间放圣经的。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