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黄石公园行

离开了魔鬼塔,去小镇Hulett接上昨晚在那住宿的两位朋友,我们就向美国有名的黄石公园出发了。

本次旅行最主要的目的地是黄石公园。以前虽有两三次路过黄石附近的州都因为时间关系或季节原因与这个举世闻名的风景名胜地失之交臂,这次终于能得偿所愿了。我们在一个视线开阔的观景台遇见一群飞车党人,非常友善,感觉我们对他们的座驾很有兴趣就主动请我们上去拍照,我们也不客气都摆出很威风的样子,他们也友好地配合着作出很多造型。交谈中得知他们从德州过来参加集会,最后去黄石公园,当听说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也是黄石时,他们都说那是个年年去都值得的所在,这么一说不由得让我们有了更多的期待。

在从位于怀俄明州东北角的魔鬼塔到怀俄明州西北角的黄石公园的途中,我们已行进在落基山脉上。沿途有巍峨的群山、幽深的峡谷、陡峭的岩壁、广阔的平原还有波光粼粼清澈的大湖,要是在行程的开端大家肯定一路停车一路拍,但是经过了这几天的旅行,见多了美景,也有了“审美疲劳”,再加上一心想在日落前赶到黄石,只好快马加鞭,终于在7点到达黄石的东门,赶上了最后一抹夕阳下的黄石湖的美景。

黄石国家公园是美国设立最早、规模最大的国家公园,也是全世界第一个国家公园,最早进入《世界遗产名录》的项目,它就像中国的长城一样,是外国游客必游之处,以保持自然环境的本色而著称于世。黄石面积近8千平方公里,全境99%尚未开发,这是一片广袤而洁净的原始自然区,分布在落基山脉最高峰,丰沛的雨水使这里成为美国众多大河的发源地,在这个平均高度为2400米的开阔火成岩高原上,不仅可以看到间歇泉、温泉、峡谷、森林、野生动物、甚至亦有广大的湖泊。

站在公路边的岩石上眺望夕阳下的黄石湖,黄石湖大而清澈,连绵的大提顿雪山群映衬在远方,在抓拍了几张黄石湖的照片后,我们随着进园的车流向公园的游客中心驶去。一路走走停停,都是因为游客停车在拍野牛群,难怪这里被称为“野牛的家乡”。沿途到处都是正在喷发的温泉,发出水蒸汽隆隆的轰鸣声,高的有十几米,只是天色已暗相机不太拍得出来了。到了游客中心做完登记,领到预约的营地号,带上公园免费发放的好大一箱的篝火木材(真是人性化),找到紧挨游客中心的营地,开始搭帐篷烧水做饭,烤火聊天,饱饱吃完后安然入睡,等待天明后的黄石美景。

早晨醒来,天竟已下起了蒙蒙细雨,大家心想不妙,那不是什么都看不到了。先去洗浴中心洗澡,USD3.98/人,路过洗衣房的时候,看见自助洗衣机和烘干机排列得整整齐齐,多得像是“生产队里开大会”,一眼望不到边。吃过早餐收拾完毕(虽然要在黄山过两夜,但第二晚将是在另一个方向的营地)还是抓紧时间出发了。离开营地时直接在一个“Check out”的信箱里投进我们的营地号,这样游客中心又可以安排下一拨的宿营者了。

细雨中的黄石空气中充满了负氧离子,清纯新鲜,怡神醒脑,我们开着窗,睁大双眼一直期待着传说中灰熊的出现。离开营地没多久,在一片开阔的山坡前,几辆车停在路边。我们放慢车速犹豫了一下正准备离开,没想到有辆车里的人急切地向我们打招呼,原来是他们看见了灰熊。一听有熊,大家精神一振,也不管下雨了,拿起相机、望远镜都冲下了车,循着老美手指的方向使劲地找,终于在一个山坡脚下的墨绿的草地上,看到了一个笨笨的正缓慢挪动着的大灰熊。只是距离太远,看得真不过瘾,表哥那圆月弯刀恐怕是派不上什么用场了。拦住我们的老美看来今天收获还不小,很热情地给我们看他相机里已拍的狼、狐狸、鹤等动物照片,这也提醒了我们继续前进。就在此时,雨已停了,乌云渐渐散去,阳光从云层中洒落,终于捕捉到了“一米阳光”。

黄石公园很大,要玩遍所有的景点没有十天半月是不可能的,我们时间有限,只好根据网上推荐的几个比较热门有特点的景点来玩。黄石最热点的就是地表的热气地带。公园里有各种各样的地热现象:不断有地下热水补充的称为热泉,不断喷发的称为喷泉,定时或不定时喷发的称为间歇泉,只冒气、不喷发的蒸汽泉,还有只喷泥浆的泥浆泉,总之是千奇百怪,应有尽有。这些水的温度都很高,而且含有丰富的硫化氢,因此吸引了各式各样的细菌来这儿生活,这些细菌各有不同的鲜艳色彩,将热气地带染得五彩缤纷,艳丽夺目,这些地热地形广泛分布在整个黄石公园里。可是它们并非一成不变的,随着地壳变动,原来很活跃的地方有可能突然安静下来;原来寂寂无名的地方也可能会一鸣惊人的。我们最先到达的公园西北角的猛犸热泉就是一个例子:它原来是好几个热泉从山坡上一节一节地流下来,被各种细菌染得五颜六色,形成一个个非常漂亮的大台阶。可是2002年的一次地壳变动,这里的大部分热泉都不再流了,死掉的细菌变成灰白色的粉末,残留在干枯了的大台阶上,反射著耀眼的阳光,将这里变成一片肃杀的不毛之地。我们随着人流,一层一层往上走,走到半山腰有点累时竟看见山顶有车在蠕动,幸好陈医师主动下山去取车开上来接我们,让我们省了很多力气和时间。

接下来去的是诺利斯间歇泉盆地,电影《2012》很多景是在这里取的。走在景区游步道上,乌云笼罩的天;寸草不生的地;烧焦的枯枝倒在一边;时不时咕噜噜冒着泡的泉眼,好像地下有股邪气正要冲出来......看着一片阴森死寂的场景,想着电影中的镜头,真的有种浩劫过后,末日来临的感觉。风吹过来,带着一股隐隐的臭鸡蛋味,冷飕飕的,我赶紧加快脚步向上回走,走到停车场又是阳光明媚了。
 
黄石国家公园内的另一景观是黄石河,它由黄石峡谷汹涌而出,贯穿整个黄石公园到达蒙大拿州境内。黄石河将山脉切穿而创造了神奇的黄石大峡谷。由于公园地势高,黄石河及其支流深深地切入峡谷,形成许多激流瀑布。我们先去的是落差较小的塔瀑,领略了一番黄石河的风景,随后去了公园里落差最大的黄石大瀑布。在观景台刚停好车,已听到山谷里传来的阵阵轰鸣声,快步跑到崖边,落差达100多米,气势恢弘的黄石大瀑布就在眼前了:清澈的河水从上游奔腾而来,冲下悬崖,飞溅起重重白色的浪花,阳光下,两边峡壁的颜色由橙黄过渡到橘红,像用油彩涂成的非常艳丽的两条曲折的彩带,碧绿的河水泛着粼粼的光奔涌而过......终于看到了常在中外旅游杂志封面上隆重推出的黄石最具特色的壮丽美景,真的是蔚为壮观,不虚此行。
 
接下来是黄石名闻遐迩的老忠实泉,据说黄石公园的别名也叫“老忠实泉”。自从发现这个泉水以来的一百多年里,它每隔45分钟到70分钟都会喷水一次。在喷射时,几米粗的水柱腾空而起,把大量的热水抛向五六十米的高空,白烟滚滚,持续时间长达4到6分钟。我们到的时候,观景的围椅上已经坐了不少人。可能刚喷发过,听说还要再过四五十分钟,既然这么远道慕名而来,等就等吧。渐渐地人越来越多,可容几百人的围椅已都坐满,后面还站满了不少手持长枪短炮的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的情绪也慢慢高涨起来,老忠实泉也间断性地冒起小泡,冲起几个小水柱,大家像给老忠实加油似的还玩起了人浪......终于,老忠实以它一贯的姿态喷发了,随着高达几十米的水柱冲向蓝天,人群里爆发出阵阵掌声和欢呼声,大家兴奋地争相拍照,和老忠实留下了难忘的合影。

更多 黄石公园旅游攻略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