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黄石公园一

天色微明,我们便收拾好行装上车赶路了,因为今天的目的地是著名的黄石国家公园—— 一个我向往已久的地方。

白色越野吉普沿着落签山脉飞驰电掣般前行,车窗外闪过一幅幅“美国屋脊”特有的壮丽画面。一路上女儿手举相机抢拍着风景,同时滔滔不绝地向我们做着介绍:“黄石公园原本是印地安人的狩猎区,1872 年,美国总统格兰特签字同意在怀俄明州开辟黄石国家公园。因此,黄石公园就成为美国也是全世界第一个国家公园。因为公园里的黄石河两旁峡壁是黄色的,所以人们把它叫做黄石公园。黄石公园以保持自然风光而著称于世,火山爆发,构成了熔岩高原;冰川运动,留下了山谷、瀑布、湖泊以及数不清的温泉和喷泉。大自然用水、火、冰、风在这里精雕细琢,成就了迷人的景观。到底那里有多美,一会儿就都看到啦! ”

其实,不用说黄石有多美,仅这沿途的美景就早已令我迷醉。你看那片草地,虽已不再碧绿,但它与天相接无边无垠,展示予我的是那种壮阔之美;你看那片森林,虽已不再葱郁,但它在枯干旁萌生的株苗, 展示予我的是生命力的顽强之美、、、、、、。

  我捕捉着,遐想着。忽然,从车前窗向前看去,已没了阔野没了草地,映入眼帘的是山峦起伏、丛林葱郁,炊烟袅袅,云雾缭绕,宛如仙境般虚幻而迷离的美景。

  时近中午,随着汽车渐行渐近,眼前的一切已渐清晰,同时一种怪异现象引起了我的好奇,刚才在远处看到的葱郁的树林,现在看上去竟是如此的稀疏如此的年轻。亭亭玉立的新树脚下横七竖八地躺着数不尽的老树躯干,我不禁念叨了一句:“伐倒这么多树,怎么不运走,扔在这儿多可惜 !”,“ 这根本不是人伐的,是它们自己倒的,因为下面是温泉,树根无法深扎,长到一定程度树干就会自己躺倒,美国人会按计划定期进行空中播种,在老树躺倒之前,小树已开始萌生,这样总会有林木覆盖山峦而不寂寞荒凉的”,女儿的一番话帮我消除了疑虑。

不知不觉中,前方路上的汽车已排成蛇阵,我们只好停车等候。就在大家不知所以然时,只见一个穿着黄色马甲的美国青年从远处逐一地对着车窗说着什么。过了好一阵,他终于走到了我们这儿,用地道的美式英语微笑着对女婿说了一堆,可能看出我们是亚裔,怕女婿听不懂,还边说边比划着。等他走向后车时,女婿给我们做了翻译:“前面有野牛路过,大家要耐心等待”听到这些,我再一次为美国人的环保行动慨叹!

等待中的我昏昏欲睡,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终于缓慢前行了。当我们进到景区不远处时,车子再一次停了下来,因为三只肥壮的野牛一字排开,横挡在路中央且缓缓的晃动着身子,好像是向我们示威。女婿马上熄火,大家谁也不敢大声说话,生怕惊动了牛们,静静地坐在车里等待着。过了大约一刻钟,牛们终于开恩放行了车子继续沿着一条清澈的小溪前行。不时的会看到吃草的野牛野羊和鹿以及那闪烁在草丛中的野花,满眼如诗如画的恬静美。

把车停好,大家刚一下车,我和大姐就迫不及待地为溪边吃草的牛们拍照。奇怪的是,这些野牛看上去非但不野却挺温顺,女儿说,千万别惹它们,惹恼了发起野来会要人命的,吓得我和大姐赶快离开了。

在女婿的引领下,我们走进了寂静神秘的森林,走近了一个个五彩缤纷的温泉。这些温泉,有的浑浊沸腾如粥锅,有的清澈见底似平镜,然而浑也好清也好,都一样的滚烫,热得人绝不能靠近。

按计划,我们今天这个下午只能去看黄石湖——美国最大最高的高山湖了。沿着崎岖的山路,走在丛林之间,不时的有叫不上名字的鸟儿被我们惊飞,虽然路途坎坷,但有美景相伴也不觉疲惫。不久便来到了湖边,夏日午后的阳光洒在清澈见底的湖面上,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浪漫而神秘的美。环顾四周,她掩映于郁郁丛林和皑皑雪峰的环抱中,柔如天仙平如明镜美得醉人。漫步在蜿蜒曲折的湖边,看到鸟儿们在悠闲觅食,野牛野羊们也走出丛林,浅滩上或饮水或静卧,一切都显得那样的舒适安详。

据说黄石湖水向北流淌便是黄石河了,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只好明天再去那里。

暂别黄石,入住宁静优美的蒙大拿小镇,一夜酣然,不是累的是醉的。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