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陋寡闻看美国

一直在想,美国人的好德行应该与两件事有关:大自然与基督教。在美国,很少人住DOWNTWON,那里的公寓只有学生和极少数单身青年住。白天开车去那里上班的人,下午早早地回到自己的家中,享受绿树环绕、花草飘香。
周末上午,他们喜欢在花园里干活,剪剪花枝,割割草,要么躺在花树下的吊床上听鸟叫。
任何时候,超市和商场都没有人语喧哗,虽然已经走过工业时代,购物还没有成为他们生活的主题。
每个人都喜欢享受夏天,路上从未见谁撑太阳伞,孩子们在阳光下尽情玩耍,少年骑单车,中午的海滩上总是有人在跑步。
说来好笑,白人喜欢小麦肤色,有一次我告诉美国朋友中国女孩子夏天出门总要撑伞,他们露出很惊讶的表情说:“那也太可笑了吧!”。似乎在太阳下撑伞是件很荒唐的事。
除了DOWNTOWN寥寥可数的高层建筑设有地下停车场,几乎没有人把车停在地下。有时你会感觉北美大陆真是广袤无比,虽然三百多年来,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源源不断,而仍旧是地大物博、人烟稀少。
DOWNTOWN只是很小的一块,好比是深圳的东门或北京的西单,此外谓之城镇亦可、乡村亦可。要说有什么区别,那就是城镇的房子盖在树林里,而乡村的房子盖在森林里。如果站在蓝山保护区的小山头极目眺望,你只会看到莽莽山林,几乎没有城市的影子,因为没有高楼林立,根本就只是一两层的HOUSE而已。
就北昆市来说,它自己的市中心几乎都是一层的建筑,散落着冷冷清清的一些店铺。平时上街,偶尔遇见几个人,无不是闲适从容的样子。房东说,夜工美国人没人愿意干,都是中国人抢着干。虽然北昆有不少中国人,但绝大多数在餐馆超市等底层辛苦谋生。这其中有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也有主客的不同。然而,中国人的勤劳激起了一些民愤,尤其是那些生性懒散安于享乐的南美人,他们觉得可恶的中国人逼得他们没法活了,因此恨恨地歧视他们。
孰是孰非,各有道理,只好以不辩辩之了。
在DOWNTOWN的人,都有一种文明的冷漠,大部分矜持戒备,带着城市人的绝缘面具。而走出那片狭小天地,美国气息就铺面而来。迎面走来的人会朝你微笑,甚至打声招呼。北昆人有传说中美国人的淳朴热情,他们不会视而不见地走过你身旁。
有一次,我带丁宝经过一户人家,男主人正在门前花园修建灌木,篱笆上有张画着兔子的牌子,丁宝说:“RABBIT”,那是她刚学会的一个词。男主人停下手中的活,走过来问丁宝:“想不想看一下兔子?”丁宝点头。于是,他进屋把兔子抱了出来,那只胖乎乎的黑白杂色的兔子真是可爱极了。
大部分人都是生于斯老于斯,有些人旅行过很多地方,甚至在他乡工作数年,但最终都会回到故乡。每当我说想念中国的山水,这里的朋友就说:“美国也有很美的山脉和河流,还有农场,又有很宜人的城市。”美国人热爱故乡,为自己的国家骄傲,他们喜欢在门前插国旗,汽车轮胎上也会写:“I LOVE USA”。
由此我再次中国感到迷失,为什么家园情结最深的民族如今大部分人都离乡背井,为什么被热爱被书写了几千年的大自然如今陌生而遥远?很多美国朋友都觉得中国不自由,我每次不得不强调,当我们说中国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是在说一个民族,而不是一个国家。
百年来的发展扬起的漫天尘埃埋葬了真正的中国,埋葬了让西方人肃然起敬的古中国。
美国是基督教国家,不管是否读圣经是否去教堂,基督教传统深入到了他们的骨子里。和美国人交往,哪怕只是萍水相逢,感觉他们都是有血有肉,有作为一个人的温度。不管是什么职业,亦不论贵贱贤愚,都是一个独自的人,有心,有情感。他们没有成为职业的机器,有时你甚至感觉职业只是身外之物,他们仍是素心人。
美国社会学家首先使用了“单向度的人”这个称谓,我想这是工业时代崛起时的一种恐慌,或许适用于纽约或其他的城市,但新英格兰地区依然飘散着田园牧歌的气息。这里很多人都是多向度的:在闹市区写字楼里上班的人,回到自家花园劳作时宛然农夫;蓝领工人闲暇时读爱默生或米沃什;保险业务员可以是兼职的音乐电台DJ。。。
和美国人沟通,你会觉得简单容易,他们待人多有一种体贴和宽容。如果不是误解,这种体贴和宽容应当来自基督教教义的主旨:爱。或许保守的东方人觉得过于夸张,美国人喜欢表达情感,哪怕只是一时的爱意,他们常常把HONEY、SWEETHEART挂在嘴边。
在美国很少听到“与大自然和谐相处”这种高调,人与自然两相忘,这倒是很像几千年的中国。踩下草地,折枝杨柳,不必担心破坏大自然。在NEWTON,随处可见参天古木,树龄至少百年甚至数百年,但都是自自然然地长在人家的院落,没有人会竖个牌子上书“古树名木”。
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慨其叹矣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