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春节美国纽约行

是时候写点什么来纪念一下这个无比充实愉快,充满了感恩的寒假。
半个月的实习,半个月的旅行,还有在家里享受的几天宁静无忧的日子,构成了这个美妙的假期。心中充满感恩,感谢天父赐予我的这一切,让我能够忘掉那些患难和忧虑,尽情享受这份平安与喜乐。
迟到了半年的实习虽然并不像想象中的精彩,但对于当前状态的我来说却也足够充实。有我喜欢的节奏,有我喜欢的环境,也有着看似很和我口味的工作。在这里看到了自己的稚嫩,看到了自己知识上的欠缺,也体会到自己能力上的不足,但更重要的是看到了自己的未来,找到了丧失已久的自信。有些事情,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困难,只要敢去尝试,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而我,就是欠缺了那份去尝试的胆量与信心。

尝试新的模式,便开启新的旅途。每逢春节必旅游,这已经成为家里的传统,想来也有十五六年的历史了。去年的欧罗巴之旅虽然精彩,却有着不可避免的硬伤。跟团出游的无法尽兴,无法深入,让我们决定今年进行美国自由行。

美国自由行,全程自理。从签证,订票,预订酒店与联系当地车辆,到线路设计,行程安排,再到最后的方案实施以及过程中的随机应变,无一不是需要花费大量精力的。不过碰上我和老爸这两个愿意花费精力研究这些东西的家伙,以及老妈这个啥都不懂,只会跟着转悠人,感觉真是个完美的组合。我知道有很多在美国留学的同学,都差不多自由行变美国,你们对美国的理解不可能是我这个短期旅行者能够比拟的,若我下面的文字有什么入不得各位内行的法眼,还请担待。

2月6日,由北京空降美国纽约。十三个小时的飞行真心有些让人崩溃,我没有老妈那眼一闭一睁,完成一次飞行的绝世睡功,也没有那能支撑我持续坐上十多个小时的健康腰椎,更没有那些借着去后舱找水喝顺便搭讪空姐的交际能力,只能在看电影,睡觉,和起身上厕所的循环往复中艰难打发时光。甚至在中途,腰又因久坐而产生痛感,不得不起身活动了一个小时。 不过一切的煎熬都随着看到大西洋的海面而消失。

纽约曼哈顿的高楼虽然密集,但却没有想象中那种遮天蔽日额感觉,比之香港尚有所不及。宾馆在57st,一街之隔就是中央公园,环境很不错。Check in 时问前台要了一张地图,由于老爸的手机不知为何没有网络信号,GPS是指望不上了,所有的行程只能靠这张地图,不过对于我和老爸来说,一张地图绰绰有余。放下行李,便出了宾馆,沿着5AVE一路向南,边逛边走。路上见到一家NBA STORE,进去帮林大兮看了看球衣,没有spur的21号,所以也就没出手买什么。但没想到这却葬送了林大兮得到一件银色球衣和一定spur帽子的机会。曼哈顿的街道很密,走起来也很快,没多久就到了42st,向西便来到time square。用林立森交的方法顺利的在麦当劳点餐,却没想到这是老妈麦当劳噩梦的开始。饭后在时代广场转了转,灯光虽像国内步行街一样糜烂,却没有国内的嘈杂与喧嚣。继续向南,走到了传说中的麦迪逊广场花园。本想进去看看,可惜被保安告知里面正在打大学生联赛,保安还很热情的告诉我们第二天有冰球的比赛,早点来买票进去看,可惜我没啥兴趣。无奈只好出来,随意拍了几张照片便闪人了。回到宾馆,开始和老爸研究第二天的行程。本来商量好把主要景点留到第三天和林立森一起游玩,但看过天气预报后我们决定第二天就把这些自己解决,而第三天,只有静候传说中的暴风雪的到来。

玩在曼哈顿,地铁是最好的交通工具。这里不得不多说几句纽约的地铁,着实让我开了眼。单看地图上其线路,并没感觉多密多复杂,但真正运行起来,可谓四通八达。一年前我领教了巴黎地铁号称市区内任何一点,方圆五百米内肯定有地铁站的高密度,而纽约,恐怕方圆一二百米就会找到好几个不同线路的地铁站。不过,纽约地铁的硬件设施实在不敢恭维,地铁站又脏又破,下去之后简直就像进了下水道,列车更是破烂不堪,地板就像沾了油一样粘糊糊的,实在和地上的繁华胜景不搭调。老爸一上车就开始左顾右盼,终于找到了想要的东西后撇着嘴不屑道:“庞巴迪就造出这么些烂车,我还以为有啥不同,结果也是不锈钢点焊的车体,还没我们做得好。”我和老妈只能在一旁摇头苦笑。这里要吐槽一下地铁票,实在是不够灵敏,经常刷了好几次都刷不进去。开始以为是我们不太会用,后来看到好多老外也在那焦头烂额的不断地刷卡,这才心安。坐地铁时碰上好多热心人,看到我们拿着地图四处寻找站牌指示,就很主动的上来问我们要去什么地方,并且详细的指路,让我们省了不少麻烦。

第二天一大早,坐地铁到了码头,坐water taxi去看传说中的自由女神。这里要感谢林立森对于乘船线路的推荐,不过最后经过我的对比研究,还是没有选择你推荐的那个线路,选择了我们觉得更适合我们行程的游船。还要感谢肯尼迪机场里提供的information,当时随手拿了几张,却派上了大用途。游船有好几家公司,每家又有好几条线路,售票的地方都有线路图可以直观的进行选择,而且每家公司,每条线路,上下船的码头都不一样,可以根据自己全天的游玩线路选择上下船地点。。游船绕着曼哈顿岛南段转了半圈,穿越布鲁克林大桥,最后来到女神像下。近距离看,女神像似乎没有了电视上或图片上看的感觉,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下船后,按着地图指示,穿越几条街道,来到china town吃了顿中餐,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往华盛顿的大巴。不得不再多说几句华人,即便在国外,态度依然很差,话说我是来照顾你生意的,你娃这种态度给谁看啊。还是老美比较和善,都很有耐心的为你解答问题。打听清楚具体班次和时间后,坐地铁来到传说中的wall street。又失望了,跟我想象的一点不一样,来回转了几圈,也没有找到想象中wall street 的感觉。这里还有个小插曲,老爸说记得十多年前来的时候附近有个公牛的铜像,但记不清具体位置了。老爸一定要找到,就看了路旁的导游牌。可是按照指示,怎么也找不到。最后还是一位白人保安看我们转了好几圈,上来问我们要去哪并且给我们指了方向。尼玛老美原来也不够严谨,那个指示牌上的标注和真实方向完全就是反得,差的还不是一点半点,难怪我们绕着wall street转了好几圈也找不到。看完了那头牛,老爸心满意足,于是按着地图,向911memorial进发。没想到这么一个开放性的景点,竟然有着这么严格的安检,还以为有什么宝贝,结果进去发现就是两个硕大的底坑,是当年双子塔的地基,边上刻着所有死难者的名字,配上当时阴暗的天空,还真有点缅怀死者的气氛。傍晚时分坐地铁来到帝国大厦,登上曼哈顿的制高点,俯瞰眼下一片壮丽。特别是那灯光璀璨的夜景,更是让人震撼。晚上找到了林立森推荐的那家草堂吃了顿川菜,说实话,真心不错,就是……有点咸。

第三天,预报的暴风雪如期而至,使原本准备与林立森一家见面的计划泡汤。在暴风雨夹雪中,打车去了纽约联合国大厦。在那里,一位非洲来的美女导游听说我们来自青岛,就很兴奋的说青岛啤酒非常好喝,我这才发现青啤是这么的出名。在里面寄了好几张明信片给亲人朋友,可是至今只有两个人收到,不晓得啷个回事。出来后,冒着暴风雪,在大楼前面留个影,然后步行去central terminal 准备买火车票。因为暴风雪,我们临时决定放弃大巴,改坐火车。可是到了central terminal 后发现这里没有去华盛顿的火车,还好information 的一位黑人大哥告诉我们去penn station。于是没吃午饭,急忙赶地铁到了penn station。里面实在太大了,找售票窗口都找了好半天。美帝的物价虽然便宜,可是火车可是真心贵,我们三个贪便宜,买了最便宜的一趟车,谁知到贪便宜没好货这种事情,在美帝也是存在的啊。

买票后售票的老爷爷告诉我们,明天来后在那边的大屏幕下等着,发车前十分钟左右会显示进站口。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为了确保明天一大早能够熟练掌握一系列程序,我们就呆在那个大屏幕下面,打算看看别个是啷个进站上车的。大屏幕上显示的各个车次的时间,状态等,只有进站口是空白的。果然当某列车还有10分钟要发车时,其进站口一栏突然显示出相应的位置,于是乎,就见原本安静呆在屏幕下面的许多人拎着大包小包一窝蜂的向着制定进站口跑去,然后迅速在进站口前自动排队,其场面还是相当壮观的。熟悉了整个过程后,打车到了大都会博物馆,瞎逛了一阵后回宾馆休息。

之所以觉得这些博物馆没啥意思,用老妈的话说就是,卢浮宫都去过了,这些都是小儿科。不过对我来说,更重要的原因是我的腰受不了,不知为什么,一逛博物馆类的地方腰就难受,反而疯狂暴走却没什么反应。晚上,和老爸老妈分头行动,他们去了纽约第五大道逛街,而我,尽管腰比较难受,两腿又累的有些麻木,但为了林大兮的一句话,决定去买那件银色球衣。一个人坐地铁先到time square。吃了麦当劳,顺便看看这里是否有卖球衣的地方,可惜没发现。于是走到5AV后一路向北,准备去前天看到的那家NBA store。拖着暴走了三天,累的麻木,且因大病初愈而脚力大损的双腿从42st走到47st,结果被门口的黑人大叔告知因为暴风雪,商店关门了。悲了个剧啊,无奈只好继续北上,一路走回57st。回到宾馆,结束纽约的行程。

文by  Rover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