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奔波纽约两日游

房间果然很大,层高足有3米,由于在顶头,也非常安静。唯一不足的就是地毯看上去很脏,厕所也比较小。但是考虑到这样的地段这样的价格,还是超值的。

睡下的时候都快凌晨2点了,但是由于时差,早上很早就醒了。因为订了下午的船票去liberty island,于是背了件大衣出门,以防船上会冷。

出门直奔中国城。这个中国城是我见过的最破的中国城,没有什么像样的餐馆,也没有什么标志性建筑 – 伦敦的好歹有个牌坊上面写着“华埔”。这里也没有中国超市,沿街都是卖假名牌包和小商品的门面,感觉一时间仿佛回到了中国。好在这里的竞争特别激烈,餐馆的东西都不贵,有的甚至比上海还要便宜许多。

吃了早茶,我们在一间饼屋买了中午吃的面包和蛋糕,准备坐地铁去华尔街。这里就要说说纽约的地铁了。先说说它的优点吧:就是全天运行,线路密集;缺点:非常陈旧,同站不同线/不同方向没有通道可以换乘;周末还有很多线停开或是有的站不停。为了去华尔街,我们来来回回转了好几条线,结果却总是回到起点中国城。后来总结出一条,一定要找到正确的线,正确的方向;因为一旦进了闸口,想要在站内实现换乘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好在我们买的是one day pass,所以虽然来来回回很多次,却没有花冤枉钱。

在Fulton Street下了地铁,走了两步路便看见一个用蓝色墙围起来的很大的施工场地。Bf说这里就是世贸中心的原址。虽然现在引入眼帘的只是繁忙的施工场面,但是心里还是觉得一点点的悲凉,毕竟这将是美国人心目中永远的痛。施工地边上尽是摩天大楼,其中有一座特别细长的建筑,据说是希尔顿酒店;这座建筑在世贸倒塌的时候玻璃布满了灰尘,但是却没有损伤,足以证明它的质量很高。

离开世贸原址,我们朝华尔街的方向走。先看到的是trinity church,这座教堂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它的两扇门倒是十分精致),但是由于坐落在华尔街而显得身价百倍。在华尔街除了证券交易所和银行之外,估计也只有教堂在这片昂贵的地皮上有一席之地了。

教堂正对的一条不起眼的街道就是世界闻名的华尔街了。街中心被拦起来了,可能是禁止车辆的出入,这点有点像伦敦的Downing Street。街的右手边是著名的纽约证券交易所,交易所正门上悬挂着巨大的美国国旗;交易所的对面是联邦大厅国家纪念堂,纪念堂前面伫立着第一任总统华盛顿的青铜像。

离开了巴掌大的华尔街,我们来到了Bowling Green。这里将会是我们乘船去Liberty Island的地方。Bf问我听没听说过铜牛,我说当然阿,去年我才去颐和园看过十七孔桥边的铜牛呢!bf说此铜牛非彼铜牛,这是华尔街的标志,象征着永远的“牛”市。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要不然也不会有金融危机了。

这头牛还真“牛”,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好几圈人。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说法,还有很多人喜欢摸着牛的testicles照相。牛头更是挤满了人,两个完全不认识的人会一人摸牛的一个耳朵来照合影。我本来很文雅的想要排队照相,但是发觉根本没有人管先来后到。前一个人刚照完,后一个人就一个箭步上去抢位子。bf最后终于不耐烦了,一把把我推到牛头面前帮我和旁边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抢拍了“合影”。

铜牛不远处,就是Bowling Green公园。Bowling Green其实就是一个很小的花园,中央有一个圆形喷泉,周围有供游人坐的长椅,当然还少不了来讨吃食的鸽子。公园虽小,却是一个午休小憩的好去处。可惜其时下起了雨,我们便挪到旁边的Subway里坐。1点45分,我们开始向Battery Park走去。一进Battery公园就看见一个好像是球又好像不是的一个雕像;我开始还以为是什么抽象派的艺术品,看过解说才知道原来这个球是911后从世贸原址迁过来的。这个球原本是比较正常的球形,经过911,这个球被毁得面目全非。

Battery公园在哈德森河边上,与之隔河相望的就是Liberty Island,这里也是去Liberty Island的乘船点。乘船的售票处是公园里的Castle Clinton,我们是在网上预订的票,所以不用买票。本来还可以在公园里四处转转,但是雨太大也没有了心情。Bf说在纽约参观就是一个排队的过程,刚才在铜牛前“排队”照相只是一个前菜,现在去Liberty Island才是漫长排队安检之路的开始。先是排队上船(上船前有个很粗略的安检,但和后面的安检比起来实在算不上什么),这时的雨下得很大,还好有帐篷让我们躲雨,虽然帐篷里漏着小雨。

本来甲板上是最好拍照的地方,但是雨下得太大,大家都往船底层躲。我们上船抢到了窗边的位子坐,我还在船上吃了早上买的面包当作午饭。但是雨实在不小,就算是贴着窗却也看不见外面的景色。等船靠近Liberty Island的时候,才可以隐隐约约看到窗外的自由女神像。下了船马上跑到岛上的纪念品商店躲雨,发现还有不少人在等雨小/停。虽然带了一把伞,但是毕竟撑着伞不方便,我们也望着天空盼着雨小一些。等了一会,觉得雨“似乎”小了一些,感觉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决定先去参观基座的博物馆。参观博物馆才是真正排队的开始。这时雨似乎又大了,检票的地方也没有帐篷可以遮雨,只能撑着伞排队。检票完了进入安检等候区,这里当然也要排队,唯一的好处就是有帐篷遮雨。工作人员还很贴心的发了一个小卡片,正反两面写了关于自由女神像的一些历史和数据。看着这些数字,排队似乎也变快了。等轮到安检的时候,先要上交刚才发给你的小卡片。最最神奇的就是这里的安检设备了。机场的安检就是通过一个门框一样的东西就算,这里需要你停留在“门框”内,等门框两侧向你身上发射了3股气后、显示灯呈绿色了,你才可以通过。我注意看了一下,这个安全门是GE的产品。据说美国所有的安检设备都是GE提供的。看来回去要买GE的股票了,有美国政府撑腰,估计GE一时半会倒闭不了。

通过了安检,我们进入了位于基座里面的博物馆。博物馆的入口处是一个1:1大小的女神脸部的复制品,让你感受一下女神像究竟有多大。这个博物馆不大,但是很生动地介绍了女神像设计、运输和安装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包括基座的设计和方案的采纳,以及女神像作为美国人对自由向往的一种表现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渗透。博物馆还陈列着一个1:1大小的女神左脚的模型,旁边伫着牌子写:禁止站在模型上。我其实很想“坐”在大脚趾上照相的,因为理论上并不违反规定。但是为了不给咱中国人丢人,还是选择了“摸”着大脚趾照相。

说到自由女神像,就不得不提犹太女诗人爱玛·拉扎露丝。她的十四行诗“新巨人”被铭刻在了女神像的基座上,她的名字也被永远地载入了美国的史册。

参观完博物馆,我们爬了153级螺旋台阶,来到了观景台。这时天公作美,天已经放晴了。观景台几乎在基座的最上面,就是女神的正脚下。如果你买的是“Crown Ticket”还可以爬上女神的皇冠处,隔着玻璃看外面的景色。不过在观景台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曼哈顿和Ellis Island了。

在观景台上猛拍了些照片后,沿着另一边的螺旋楼梯下到地面,这里可以拍到女神像的全身。游完Liberty Island,我们接着乘船去Ellis Island。Ellis Island上有Immigration Museum,这里用直观地方式展示了许多有趣的移民统计数据。你可以注意到最早的移民大多来自欧洲,然后是来自非洲,现在亚洲移民的数量在急剧增长。如果你的祖辈是早期的移民,就可以在这里的数据库里找到你祖先的名字,当然这项服务并不是免费的。

参观了Immigration Museum,我们坐船回到了Battery公园。这时我的脚已经很酸了,想想似乎今天并没有走太长的距离,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排队上。于是决定先去中国城吃晚饭补充能量,因为晚上还有不少节目。

晚餐吃的是越南菜。我胃口不好,就叫了一小份酸酸辣辣的三文鱼汤。这个汤酸度够了,但是还嫌不够辣,有点像泰国的tomyam汤。说是小份的,但上来的却是满满一大碗,看来美国人对分量的概念显然和我们不同。Bf叫了BBQ牛肉米粉,我没有吃米粉,但是尝了些牛肉,味道比我想象中的好。因为是烧烤出来的,没有什么牛肉的味道。

吃完晚饭,我们坐地铁去大都会博物馆。今天是周六,所以晚上开到9点。大都会也是要检查包的,但我们到的时候已经8点了,人不多,几乎没有排队。我们先参观了右手边的欧洲雕塑,得出结论:看雕塑还是要去欧洲。最有趣的是一座雕塑的解说图上显示,雕塑的大部分是后来修复的,只有很小一部分(如果单独把这部分拿来展示,你绝对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是原迹。一楼的左手边展出的是埃及文化。这里还专门开辟了一个大厅,陈列了Temple of Dendur。对,就是把整个寺庙的遗迹放在一个大厅里面,展现在你面前。跑马观花参观完一楼,准备冲到楼上看看Monet和Van Gogh,,但是时间太晚,已经不让上楼了,我们只得作罢。但是今天还有一个收获就是看到了荷兰画家Johannes Vermeer的作品Milk Maid和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可惜不可以拍照,当然这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不要以为参观完大都会,今天的行程就结束了。没有!这是我们此次纽约行的最后一个晚上,当然不能错过时代广场的夜景。仍是去坐地铁。在走出大都会的时候,抬头看到了纽约天上挂着的8月15的月亮,但是好像并没有比中国的更圆。

时代广场的夜晚仿佛白昼,无数的霓虹灯闪烁,照相都用不到闪光灯。时代广场和华尔街一样,其实并不大,也不是四方形的广场,而是一块三角地带。这里有无数的巨幅广告,其中有半园柱型的NASDAQ广告和地球仪上的JVC广告。Yahoo广告下是有名的NYPD。这里还集中着很多品牌的旗舰店,像玩具反斗城和Hershey's巧克力。不过这里的Hershey's还没有上海的好,只卖巧克力,不卖巧克力饮料。众多宣传版中,最著名的是位于纳斯达克交易所外的股市行情表荧幕。制作荧幕使用了3700万美元,于2000年1月揭幕启用。荧幕高达36.6米。光是租用这个位置,就花费纳斯达克每年至少200万美元。现在这块银幕前又多了一道风景,就是百老汇新的TKTS售票厅。这个售票厅设计成了红色的玻璃阶梯形,游客们可以坐在阶梯上欣赏这里独特的夜景。

夜景是美丽的,回家的路却是痛苦的。我从Liberty Island回来的时候,脚已经很疼了,但是还是忍着疼痛参观了大都会。坐地铁到时代广场的时候已经感觉不到脚的存在了。但是当看到霓虹灯下宛如白昼的时代广场,我又暂时忘记了疼痛。现在要回家了,顿时又感到脚底传来延绵不断的酸疼。最麻烦的是回酒店还要中途转线(不然出了地铁还要走很久)。不记得是怎么走到酒店的,只知道我一躺上床就不想起身了。

一夜无话,休息一晚上脚力几乎完全恢复了。早上因为要参观帝国大厦(当然少不了排队),所以就在酒店吃了点月饼当早餐(这才想起头一天是中秋,居然没有吃月饼)。出门先把行李寄存,然后就走去帝国大厦。帝国大厦离酒店很近,走了两三个街区就到了。先是排队买票,然后是排队安检,再是排队坐电梯。这里跟东方明珠一样,有几个观光台,收费也不一样。86楼的是露天的,102楼的有玻璃围墙。我们上的是86楼的观光台。买票的时候给了一张booklet,上面介绍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标志建筑。我们从南边看起,远处就是Liberty Island;向西看最显著的建筑是一个黑色的高楼,就是1 Penn Plaza,它的旁边是Madison Square Garden,从帝国大厦向下还可以看到MACYS百货商店;向北看就是四四方方的中央公园,可惜这次没有时间去。西北方向可以看到一个很漂亮的大厦尖顶,这就是克莱斯勒大厦。它的鳞六尖塔因为完全以不锈钢制作,所以总是闪耀着一种金属的光芒。虽然没有帝国大厦高,但是却远比帝国大厦具有美感。西面似乎最不出彩,没有标志性的建筑物,但是却有静静流淌的哈德森河。

从86楼下来经过了帝国大厦的纪念品商店。这里卖很多黑猩猩玩具,当然这个黑猩猩可不普通,而是鼎鼎有名的金刚!大厦的大厅完全称得上金碧辉煌,因为正对入口的紫灰色的大理石墙面上,有一幅巨大的金光闪闪的镶嵌壁画。这幅壁画上展现的不是别的,当然就是美国人引以为豪的帝国大厦咯。

从帝国大厦出来已经12点多了,想想我们在86楼上也没有呆多长的时间。得出结论,都浪费在了排队上。帝国大厦就在第5大道上,当天正好有游行,bf说是纪念Columbus Day,但是我觉得应该是波兰在二战中移民的后裔纪念他们的先辈在战争年代离乡背井在美国扎根。不管游行是纪念什么,总之纽约是美国甚至世界的金融和文化中心,我相信这里几乎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纪念和庆祝活动在上演。如果生活在这个城市里,对于这样的游行应该是司空见惯了。

中午在中国城的一个茶餐厅吃饭,bf点了一个干炒牛河,我点了一份鱼香肉丝,量又是非常的大。可惜晚上要坐飞机回去,不然还可以打包。为了争取这次纽约之行的最后几个小时时间,吃完午饭我们马不停蹄的去了大都会。先是坐地铁到了离大都会最近的一个地铁站,然后坐yellow cab到大都会门口。其实从地铁站是可以走到大都会的(大概要15分钟的时间),但bf心疼我的脚痛,决定打车。纽约的起步价很便宜但是表跳得相当得快,让我想起了武汉的出租车。

因为我们在中国城买了些点心,而食物又不能带进大都会,所以bf决定在门口的台阶上等我。我独自进了博物馆,可是却看见大家在排队买票,票价还不便宜是20美金。我又出来对bf说不去了。Bf说没关系,这里像教堂一样,是推荐你买票,不买也照样可以进去。于是我又像小偷一样再次潜入,果然没有人查票。我这次直奔二楼,先参观了欧洲中世纪的油画,因为时间有限,也没有仔细欣赏。而且确实没有什么巨作。参观了油画,又看了看东亚和南亚的展区。中国文化当然是东亚文化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大都会的展示项目中也占了相当的比重。这里还有一个Astor庭院,是仿中国古代园林的一个建筑局部,让人看了倍感亲切。这里的中国展品没有大英博物馆的丰富,但是有很多郑板桥的书画。南亚厅多是和佛教有关的挂毯和雕塑等。

参观了亚洲展区我想去二楼对面的近现代油画展厅,但是却好像陷入迷宫一样走不出去。于是决定干脆下到一楼中庭、再上二楼,转战左边的楼翼。穿过了挂满现代摄影作品的长廊,终于到了近代油画厅。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看了梵高的自画像(但是没有看到他的向日葵,好像大都会有一幅的)还有很多莫奈的作品。果然莫奈在美国更流行,我不知道在他的故乡法国还有多少他的作品,但是光在大都会我就见到了不少,包括Poppies和Water Lilies等名画。

看到了梵高和莫奈,我就不虚此行了。高高兴兴出了大都会和bf去赶南下的飞机,由此结束我的纽约处女游。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