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学校,让我谢谢你

昨天放学回家路上,带丁宝去给她老师买了个小礼物,晚上我们用红纸包好,并贴了张卡片,丁宝在卡片上画了她最爱的小鱼,并写道:“Miss Moynihan, Thank you!”
后来整理她从学校带回的文件夹时,发现里面有一页是她老师写给我们的感谢信。明天就是感恩节了,这几天,感恩的心情如雪片纷飞。
想感谢的人很多,比如感谢J教授给我邀请信,让我有机会来到美国,留下如此特别的一段人生经历;感谢Leo一直以来的友好关心,感谢他明天要带我们去他妹妹家过感恩节;感谢Bill、Steve、Lori…感谢你们对我这异乡人的照顾。
但我最想感谢的,还是美国公平、诚信、透明的教育部门,让丁宝可以轻松入学,可以免费接受教育,并享受免费的早餐和午餐,让丁宝如此喜欢学校生活。
公平
七月份的时候,我开始了解丁宝入学信息。虽然当时已经听说只需要准备简单的材料即可,但心里还是茫茫然的。后来在政府的公共教育处网页上看了一下,的确只需要提供护照的签证页、免疫接种证明、体检报告以及住址证明即可。
八月十二日,公共教育处开始报名,但丁宝的体检预约的是八月底。我心里很着急,于是打电话过去问,结果对方说没有关系的,可以之后把体检报告补过来就行了。
体检及补种疫苗都很顺利,麻烦的是住址证明。因为我是按月给房东交房租,所以没有租约,也没有水电费的账单等,我很担心他们说没有租约和账单就不能报名。我不可能再去租公寓房了,公寓的租约至少要一年。
“如果你不能提供,那么我们会在开学前做一次家访,时间不定,家访时必须看到孩子在才可以。”教育处的人说。
这当然没问题了。报名这座压在心上的一座大山,就这样冰释了。
接下来什么也不用管了,教育处按照住址划分学校的归属,绝对不存在所谓的好学校。除非你有非常特殊的需要,教育处才会考虑你提出的转学申请。
优质教育的概念在中国人脑子里根深蒂固,不知道这是不是中国人爱攀比,凡事都喜欢搞特殊的劣根性,好学区、好学校这种对于中国人来说习以为常的分类,在美国人这里几乎没有。
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我遇见的每一个中国人,只要我跟他们说我之前住在Newton,他们的第一反应几乎都是“啊,Newton很好的学区啊,为什么要搬走呢?”而美国朋友中,却从来没有人提到这个,大多数最多说一句“Newton人比较有钱”或者“Newton人有点势利”。
记得还在Newton时找房子,凡是美国人发的租房信息,一般都比较生动个人化,比如介绍自己的兴趣爱好,和对合租者的期待等,而中国人发的租房信息,如果是在Newton和Brookline的,则一定不忘列出“优质学区”一条。
想想:中国人整天抱怨教育不平等,抱怨择校难,怪谁呢?到头来还不是自己整自己,为什么不从自己开始做一个改变呢。
美国朋友说,你们中国人都很聪明,只是很多人的聪明用在了不好的地方(In bad ways)。
然而,美国教育制度最大的公平,还不仅仅在于完全按区域划分学校,而是真正做到了对所有孩子一视同仁。不管你是本土的,还是外来的,是常住的,还是暂住的,全部按照制度规定。
麻州大部分地方小学的入学年龄为五岁,凡九月一日之前出生的满五岁的孩子,都可以免费入学。丁宝正好八月十七日过了五岁生日,所以入学程序很简单,而就算是美国人自己的孩子,只要不符合这一规定的,想要上小学绝对没门。
丁宝开学伊始,学校给了一些公共教育处的文件,其中有一个就是麻州教育部“绝不放弃任何孩子”的声明。文件上明确写到,无论孩子的国籍是什么,在美国的身份是什么,更不管肤色、语言和父母的职业、家庭经济状况如何,每个学龄儿童都无条件地被保证接受教育。
诚信
除了公平,另一个让我很感动的是诚信。首先教育系统十分诚信,他们的确做到了他们所承诺的,而且对家长也很信任。
刚开学的时候,学校给每个学生书包里装了一份申请免费午餐的表格。表格要求填写父母双方的月收入等,当时我自己填的是无收入,给她爸爸那一栏随便填了个1500美金每月。那时并没有抱太大希望可以申请到,结果开学第二周的某天,在丁宝的书包里看到了申请通过的通知。
通知是教育处主任写的,辞情恳切,并说如果有任何问题,欢迎致电他,他很高兴为家长服务。再看落款,居然是Dr.。在Newton住时,据说我们旁边那所威廉姆斯小学,就有不少老师是博士学位。
文武之道丧与不丧,在人。教育主管如此专业如此高素质,学校的工作能不好吗?看到通知,我十分感动。因为就算每天付两美元的午餐费,也不是交不起,但我随便写了个数目,别人就相信了,而且没有要我提供任何证明。
诚信会营造一个良性温暖的社会环境,我无条件信任你,你就会变得更真诚。一个巧诈虚伪的人,在美国人看来是最糟糕的人,他们绝不会认为这是一种聪明,而是灵魂的堕落。
但是这样的人在中国却比比皆是,且自以为比别人聪明,以自己一时的成功骄人。祖先们信奉的礼义廉耻,被他们丧尽。可能这些人从不相信什么灵魂不死,也很少认真想过灵魂这件事。中国屡屡爆出的各种丑闻,以致美国媒体公然宣称:“中国人没有灵魂”。
深深的悲哀。。。且不说那些腐败官员,和那些在社会上欺诈钻营而沾沾自喜的人,就拿房东来说,她家拥有五六处房产、四部车,却从不愿错过学校的免费早餐,带孩子去图书馆的公益项目画画时,总是千方百计指使孩子多拿几瓶免费供应的果汁。别人这些免费食物,本来是提供给有需要的人,而她完全是想多占便宜。她有灵魂吗?
还有,她每天早晨五六点钟去苹果店排队抢购手机,就是为了倒卖给中国人的小店,赚取每部一二十块的差价。也不想想,别人苹果店为什么需要排队,还不是为了让每个想买的人,能比较公平地买到。结果这些中国人却伺机去发财。
诸如此类,感觉他们把中国人的恶习,带到了美国,一来丢国人的脸,二来扰乱别人的社会风俗。就像从前美国人过马路都很守规矩,但中国人屡屡横穿马路,一开始警察还管,后来人多了也管不过来了,而美国人渐渐地也不平起来,也照着做。
透明
关于美国学校,还有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透明。从公共教育处,到小学,到班主任,凡事都写得明明白白。
丁宝的书包里有一个文件夹,每天晚上,我需要清空它,早上丁宝再带到学校。老师每天会在文件夹里,装上丁宝在学校画的画、做的手工以及学习的英语和数学,看着这些,家长基本上可以知道孩子这一天在学校做了什么。
除了每天必有的,还有每周必有的。每个周五,老师会在文件夹里放一张下周上课内容的简介,即每天她和孩子在学校所做的事项,比如周一的主题是音乐、周二是自然、周三是艺术、周四是文学等。
另外,文件夹里还有学校随时发的各种通知,比如放假或学校组织的活动等,时不时地,会有昆西公共教育处的各种通知,其中经常有图书馆的公益活动通知以及一些社区的儿童活动通知等。
而学校的教育内容,也非常切合社会和生活。每到一个节日,他们就会讲有关这些节日的故事,并制作相应的手工,或者学习一些歌曲表达对节日的情感。
比如万圣节时,他们就学做南瓜鬼脸,并且学习字母P,数学课上的例子也是南瓜。而这周是感恩节,课件上的例子又全部换成了火鸡,并做了个插羽毛的土耳其帽子。
最难以相信的就是总统选举日的前一天,丁宝放学回家后问我:“妈妈,你知道两个总统候选人的名字吗?”我说不知道。
她大声说了出来,而且是奥巴马和罗姆尼的全名,说得和她老师一样。
“老师教我们的,让我们回来告诉爸爸妈妈。”丁宝很骄傲地说。
后来在整理文件夹时,看到了学校给家长的信,鼓励家长选举日带孩子一起来学校的室内篮球场投票,帮助孩子从小培养行使自己权利和义务、积极参与社会事务的意识。
前不久开了家长会,学校给我们的通知上写的是两点十分,去了之后发现只有我。老师说都是单独开的,这样沟通的更好一些。丁宝开学以来各方面的情况,包括语言学习、参与班级活动的情况等等,十分详细,列了大概二十多条,一一作了评分。
由于我每天都在忙自己的事,对于丁宝,反正交给学校就不管了。人家学校倒是很负责,认认真真地做好他们的本职工作,然后向家长汇报。想起国内的小学,动不动就给家长派一堆作业让去辅导孩子,而且孩子一旦表现不好,就说是家长的教育不好。怪哉。
丁宝每周也有作业,但很简单,用意在于让孩子和家长分享他们在课堂上所学的。比如今天学了字母C,那么就让孩子想一个以C开头的词,比如Cat,家长写出来,让孩子画一只猫。或者数字2,让孩子看看家里什么东西有两个,然后画出来。如此而已。
虽然我归心似箭,但丁宝的确很喜欢帕克小学。上了两个多月,丁宝已经可以用简单的英语对话,而老师说的英语,她基本上都能听懂。有时候我和朋友用英语聊天,小家伙会突然插一句,她听得懂我们的说话。
丁宝每天回来都要说很多遍Miss Moynihan,从国内上幼儿园至今,她第一次这么喜欢老师。以前每到周末,丁宝都很开心,现在一到周末就说,好想上学呀,周末一点意思都没有。
不知道中国的教育何时才能走向公平、诚信和透明,中国的教育模式何时才能让孩子如此喜欢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