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办理美国J1签证的糊涂经历


怀揣着出国的梦想,踏上了北上的火车,来到我们伟大的首都。一路上保持头向上倾斜45度,以保证行李架上的包一刻不离开我的视线,生怕有个闪失,那里面可装了我所有的去美国的材料原件——护照、DS160表、sevis fee 收据、签证预约收据、签证照片、DS2019表、邀请函、研究计划、资助证明及家庭照片。

19点15分走出北京西客站北口,打车直奔美国大使馆,车程大概30分钟,车费50RMB,顺利抵达使馆区的如家连锁酒店。刚到前台,就看见前面一名同志拖着个大行李箱,在那跟服务员抱怨“我这已经是找的第3家酒店了,都说没房间,我这可怎么办啊”“对不起,先生,我们这儿的房间都已经满了。您好!后面那位先生,您有预定吗”,哦,说我呢。“有预定,预定号是XXX”“您是X先生吧,您预定的是豪华商务房,请出示您的身份证”。接着就是噼里啪啦录入信息。“这是您的房间卡,房间是XXX”。抓起房卡,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进房间。房间还算干净,就是气味不好,如果不及时关好卫生间的门,整个房间会迅速弥漫起下水道的水槽味儿。还好对这种档次的小酒店有心理准备,把房间喷起点香水,中和一下。10秒钟脱光衣服,洗澡,完了发现,浴室的毛巾有点泛黄,还夹着跟长头发。啧啧,算了吧,用电吹风自然风干吧。看看时间,20点10分,到一楼快餐店,要了份以前最爱吃的小菜-素什锦,一份牛肉面。吃完后,向前台打听了一下打印店的位置,因为此前网上说进美国大使馆还要入馆单,签证前一天会发到邮箱。结果出门右拐5分钟找到一家打印店,打开邮箱一看,除了两个广告的邮件,哪有什么入馆单啊。打印社老板安慰我“可能还没发,有时发的很晚,有人半夜12点或第二天7点来打印的”,没办法,只好悻悻而归。回到酒店,拿出此前网上下载的签证108问,刚读了一遍,上下俩个眼皮就开始打架了,22点进入梦乡。

凌晨8点,闹钟闹醒,赶紧又背了一遍签证108问,这心里才有了点底。9点出门,去打印社,发现美国大使馆把入馆单发到我的DS160填写的邮箱了(和预约签证时报的邮箱不一致)。拿着入官单,预约入馆时间为上午11点半,路上顺便吃了早点,因为心情还是有点小急。

步行3分钟,见到使馆区,一警卫室矗立在路旁,有几个人围着警卫出示护照,我一看赶紧拿出护照,警卫员仔细核对后,啪一敬礼“”请进!进去一看就一小走廊,靠墙一排椅子,按顺序坐定,深呼吸,调气息,人不多,没见到网上说的人山人海,总共不到10个人排队。偷瞄了一眼别人手里拿的材料,嗯~怎么和我的不一样呢?偷听了一下前面俩人的谈话,好像一直在说马来西亚的天气呀、路线啊什么的。以我的聪明才智,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慢慢的不动声色的退了出来,仔细看了下不起眼的门口上挂的一块不起眼的牌子“马来西亚大使馆”。嗯哼,进错门了!

“您好,美国大使馆怎么走”,只好再问门口警卫员,“美国大使馆还要往前走,左拐”。2分钟后,路口左拐终于看到传说中的人海,人头攒动,这下没错啦,应该是这里啦。门口存包,30RMB,真他妈贵,我这包都还不一定可以卖30块呢。跑到警卫室,出示了护照,并问了下“这是美国大使馆吗?这叫”吃一折长一智,得到肯定答复后,入馆。(那个入馆单根本没人要)排队过安检,预约确认后,三人一组到一非裔女窗口录指纹。再排队到签证窗口,面签。同组前两个是夫妻,去美国探亲,儿子在美国读大学。排队约2小时,终于到了我们这组了。那对夫妻一起面签。帅哥VO张嘴流利的中文“你好,你们去美国干什么?以前去过吗?你儿子回来过吗?去过其他国家吗?好!你们过了,下一个”

美国签证难道这么简单?我心里窃喜。
我上前主动说“good afternoon,sir”,说完就把护照、DS160表、sevis fee 收据和DS2019表递给了签证官,”good afternoon“。靠,那地道的美式发音,一下就把我镇住了。

“what type of your VISA”签证类型
"J1"“
OK”
"why are you going to USA"
"I am going to be a visiting scholar"
“what kind of your concern”
“medical research in spinal disc regeneration”到这里为止,都还算顺利。下个问题就把我难住了“how do you make the disc regeneration”
“er oh~~”“give me some explains”。
此时,我有点懵,讲句实话,这个问题我没准备过。课题方向是国外老板给的,我以前没接触过,虽然也看了点关于这方面的文献,可也没搞得很清楚。
“first,we set up a animal mode of disc degeneration ,then,try to prevent it progress by some therapy,I donot know the detail part  ” 我实在是想不出来怎么说了,结结巴巴的,心里想不会因为我说不清就把我拒了吧。

问“what is the purpose of this study”
答“for the human disease of disc degeneration,for example lumbar disc herniation”
问“lumbar?which?on the back?”
答“yes”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问“why do you choose this object”
答“in a international meeting,i am very luky to know my advisor,I am interesting of what he told me” 早已语无伦次了。“sometimes,i feel my back pain,what I should do?”“have a rest,make some exercise and so on” 已经开始冒冷汗了。还好到这时,这位帅哥VO 终于停止提问了,低头在计算机上噼里啪啦,一会儿,突然说了一句话,前面没听清,后面是“you can go back‘并把DS2019表和SEVIS FEE退给了我,并把一张邮寄的白纸斯了两半,一半给我,另一半夹到护照里,留下了。

邀请函、研究计划、资助证明及家庭照片这些材料一直在我手里,压根就没管我要。我也不敢问过没过,赶紧说”thank you“就转身出来了。拿着那张邮寄单到邮局办理了邮寄,问了下邮局的工作人员,才知道一般留下护照就基本上是过了。
今天是办完面签的第4天,终于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拿到了我的美国签证!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