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Season One 签证篇

美国确实是让人又很又爱的地方,只是这次由于日程太紧,我错失纽约最大的Woodburry Outlet和 Macy’s,血拼未果,对我来说无异于没来过美国,所以无法磨灭美国鬼子在签证上的“折磨”,先恨着。这种“恨”,以致于我见到一个美国合作方的同事,就叨咕一遍“你知道么,我们启程的前一天才拿到签证,我们的合作差点就被你们国务院交代了。”

    客观的说现在的美国签证已经不复当年的“盛景”了,据说那会凌晨排队,队伍里的人们神情各异,紧张无比,一旦拒签,就会有一个America Dream应声而碎。世事变迁,今天的China Dream也不太差。

    话说,由于我们是会议的主办方,要去参会的都是会议上的重要发言人,又事先跟美国使馆科技处打过招呼,他们也要了我们护照号过去,美方合作者是CSIS,怎么也是华府有名的智库,CEO官至美国前国防部副部长,奥巴马政府上台后,一度有希望重返国防部担任部长。虽说,美国签证处见到中国航天的基本上全部拒掉,但现在中美关系开局如此良好,负债累累的美国也有强烈合作的意向。以上种种,让我们开始还信心满满的。但,我们忽略了天下的官僚机构都一样,美国签证处的沿袭是难以轻易改变滴。而且,第一次给我们预约面签时间就排在了会议结束一周以后,这是第一个不想给签证的信号。

    话说美国面签,还是我的“处女签”,虽然我在国外走的地方比国内还多,但说到面签还真是一点经验都没有,最后事实证明,任何事情都是实践出真知。下次,俺就知道该怎么对付签证官了。

    10点,奔错了长安街上的老签证处之后,大家终于在燕莎那边的新馆集合了。使馆门口人并不多,所以说不复当年盛况。递上外交部的照会,入场,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中国面孔,手机、相机一律寄存,进入签证大厅,有人上前招呼交材料,交材料的时候我们犯了第一个致命的错误,后面我会细说。然后排队等着按手印,觉得人还不算多。

    By the way就因为这按手印吧,我们原定为会议发言人的老院士抵死不来,老院士是第一批留学瑞士的研究生,借着瑞士三语区的优势,能抄英、法、德流利对话,走访无数国家,就是没去过美国,也不打算去美国,对美国这种盘问外加取指纹的做法极为愤恨,有伤他的民族情感,所以坚决不从。事实证明他是对的,除了签证,进入美国国境至少是我经历过最费劲的国家,出关的时候居然还要验下指纹,老院士那受得了这个啊。美国可能真的被撞怕了,不知道9.11前是怎样的。当然这是后话,不过确实让人顿时对美国没了好感,感觉去了个是非之地。

    不过好像以后再签美国,就不用再留手印了。然后,继续站着排队,只有一排椅子,大家都领了不同颜色的牌子,一个颜色的站成一队,乌泱泱的让大家站在那里,倒是方便他们,每次叫一个颜色的队伍到一个窗口。这样的安排,在我看来挺缺少人道主义的,毕竟一等至少1-2小时,老年人呢,残疾人呢。卫生间很大,但一次只能进一个人的那种,再次无语。一排签证窗口,只开两、三个,签证官还时不时会去歇会,对自己倒非常人道。当然,我没去其他使馆面过,也许天下乌鸦一般黑。
等到12点,终于轮到我们这一队,黄绿队,前面俩是两口子去美国留学,好像也是公派的,2、3分钟就双双通过了。一度让我以为,黄绿嘛,就是绿灯的间隙,基本可以通过了。

    轮到我们团组了,四个人,在此,第一个错误的后果显现了。本来是我拿着使馆照会带着我们组进门的,我们团5个人,但团长可以免于面签,所以没来,于是团长改为了另一位老总,进门的时候人家就问团长呢,我觉得还是让领导拿着照会带领好了。所以,导致交教材的顺序、面签的顺序都是他第一,我其次,后面还有两位。

    虽说跟美国使馆科技处的人打过招呼,谁知道他们内部怎么运作的啊。那位老总之前被拒签过三次,还有一次在跟美国使馆的中国警卫打了起来,那还是科技部的团,全拒签了,被拒完的在大厅里等待那些正在被拒的,警卫未免有些粗暴和狗仗人势,也许是主人指使吧,不走,上来就要架走了,政府部门的官老爷那会受这气啊,于是大打出手了,呵呵。

    签证官问得不多,基本是自己在电脑上一顿敲,偏那位老总英语还好,介绍了半天他和单位的业务,估计签证官越听越觉得发毛。此处是犯的第二个致命错误,向航天这样敏感的领域,干脆说中文,不痛不痒的说几句,签证官就会因为他的中文有限而放弃问你更多的问题,因为显然一个英语不好的人会不会去美国从事情报活动。在这位总跟签证官纠结了半天后,给出的答复是,三周以后给你签证。但是我们的会议两周之后就召开了。这是拒签的一种惯常表达。

    到我了,我在签证申请表上犯了第三个错误,职务上写的Project Director而不是translator,通常我们会写translator,会让对方觉得你不懂技术,但是Director在签证官那就有点味道了,所以他问我做什么。说了一下,我负责这个会议跟CSIS的沟通、协调等。要了我的英文简历,又在电脑上敲了半天,告知三周后给签证。我说太晚了,他说没办法,我瞪着他说,你无法作主是么。他说是,话以至此,我只能下场了。后面两位很快,基本上,要英文简历,没有,回去补,外加单位的介绍。然后,三周后给签证。

    之后得知,因为签证官怕担责任,所以我们的资料要送回华盛顿做背景调查,需要三周时间。回来,便是一通找关系,CSIS在华盛顿去国务院疏通,加快审查速度,这边继续盯使馆科技处出面为我们做担保。三催两催,终于在原定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拿到了签证,第二天一早飞,第三天会议就开始了。这种等待让我的出访预案不得不,两手准备,连机票都没法出。以致于后来订上的公务舱要高出7、8000块,可恨的美国鬼子。

    我一直想,如果我们全军覆没,CSIS就自己跟自己玩吧,没有中国代表团的会议,他们也没法跟花了大把银子交会议费的美国国内参会者了,这是美国人自己打自己耳光。颇为诡异的是,代表团里还有一位面签时通过了,5天后就应该拿到签证了,结果却比我们还晚才拿到。而且,我只是去7天而已,下来的签证有效期却到明年二月份,搞不懂的美国签证。美国大使馆签证处办事真叫一个不靠谱啊。

    最后一个我没搞明白的是,每个人签证页照片下面,标着星星,有1颗、2颗、还有5颗的。我是两颗,旁边写着limited Clear。你说几颗星算好呢?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