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傲不群盐湖城

车窗外掠过森林掠过草地掠过碧水蓝天。然而,没过多久,凄清和荒凉便扑入我的视野。“快看,那就是大盐湖”!顺着女儿手指方向看去,一大片水域铺展在眼前。但它绝对没有太浩湖的澄净没有珍珠湖的碧蓝,更没有傍水而生的绿草和丛林,只有那稀疏枯黄的芦苇在风中摇曳着,它那一片灰色浩淼彻底毁灭了我想象中的碧水涟漪海市蜃楼,毁灭了我对大盐湖的期盼与向往。

看大家没有停车的要求,女婿脚踩油门,汽车一往直前向盐湖城驶去。
  早就听说,盐湖城是美国犹他州的首府和最大的城市, 只因它坐落在犹他州西北大盐湖东南紧邻大盐湖而得名。现如今,只要一提到盐湖城, 人们肯定会想到 NBA 和冬奥会。听女儿说,其实与盐湖城关系最密切的当属摩门教。因为,从1847年杨百翰率领教徒在盐湖城拓荒兴建至今,摩门教总部依然设在盐湖城。

  在夕阳彻底隐没时,汽车开进了盐湖城。刚一进城,我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里没有赌城的灯光璀璨没有纽约的歌舞喧嚣没有好莱坞的人头攒动,只有暮霭笼罩下的肃穆与安宁。店铺早已关张,饭馆早已打烊,本想到超市买点水果,也扫兴而归,只得直奔酒店早早歇息。
一夜酣睡,生物钟准时叫醒了我,掀开窗帘往外张望,虽然已是朝霞洒满大地,但盐湖城仍沉浸在酣睡之中。我难以置信地仔细搜索着人影,最终还是失望地回到床上再次躺下。大约又过了一小时,酒店的提示铃声响了。我知道,这时我真的该起床洗漱了。

吃罢早餐上车出发,车子行进在洁净的街道上,我惊奇的发现,阳光下的盐湖城并不只有灰色和肃穆,更有那五彩斑斓和姹紫嫣红,简直是无处不飞花!
整个盐湖城以教堂广场为中心,分为教堂南路、教堂西路、教堂北路及其教堂东面的州立街。由此向外扩展的便是银行、展览中心和议会大楼等。以郁金香为主角,鸢尾花、风信子、桔梗等花花草草们点缀其间,花海树丛衬托着或棕或灰或白的高楼大厦,使这座原本很规规矩矩的城市稳重中不失典雅,庄严中略显靓丽。
我们把车停好,步行在街道上。阳光明媚而温柔,空气清爽中掺加了花草的芬芳。宽阔的街道上,没有人流没有喧哗,只有三三两两的路人脚步匆匆地默然前行。看着眼前的情景,我想:这该是有别于其他美国城市的表象特征之一吧。

一家人首先来到市中心,以鲜花锦簇的建筑群为背景拍照留念。这里以盐湖教堂为中心点,四周矩阵般围绕着的宗教建筑,形成一个长方形的大广场,人称摩门教圣殿广场,它应该就是盐湖城的标志。盐湖教堂也称摩门 教堂,是这里的主体建筑。这座教堂不以高耸取胜,约五公尺高的围墙包围着六座尖塔,据说是花了四十年的时间才建成的。四十年漫长的时间不仅使工匠们对这座建筑物精雕细琢,同时也堆砌出它的神圣感与神秘感。最令人欣慰的是虽历经风蚀雨侵它至今维护得完整而洁净,似乎那教堂的大理石墙面根本连灰尘都没沾上去。我充满好奇直奔教堂大门,女儿拉住我说:“ 这里游客根本进不去,就连摩门教徒也要到了一定级别才能进去。 听罢,我只能在墙外仰望着殿顶那个闪烁着光芒的小金人赞叹。据说,他是给予创教者启示并送来金页圣经的天使 !
心怀遗憾环视周围,首先看到了高耸于教堂不远处的全市最高的建筑 —— 摩门教行政大楼,虽然它只有二十八层楼高,但却拥有摩天楼的气势。但因为是办公重地,我们也只得看看外观而已。
“走,咱去摩门教的总部看看吧,那儿是对外开放的”。说着,女儿引领着全家直奔广场北侧。远远的看过去,总部大厦气势恢宏令人景仰。当我们走进大厅的一刹那,更是惊呆了。大厅前方,上百排的座席整齐而有序地环绕着主席台,一些穿着西装革履的人在席位上正襟危坐,似乎在开着一个重要的会议;大厅顶部和四壁设置了一排排射灯,此时所有的灯光一齐射向主席台。其壮观绝对胜过联合国会议大厅!女儿悄悄告诉我:“每年摩门教都要在这里召开一次大会,这儿可容纳一万一千多人哪!”

   离开庄严肃穆的总部大厦,我们继续前行,远远地就看到著名的犹他州州府大楼巍然耸立在柏油路的尽头。徒步前行边走边看,柏油路两旁坐落着整齐的民宅,家家户户大门敞开却悄无声息,只有那院里院外的繁花碧草和大树向人们展示着无限的活力与生机。呼哧乱喘地来到了州府大楼前,眼前一片开阔,豁然开朗。虽然两条腿已经酸疼,但仍然为州府前的街景而兴奋。州府是设在半山的平台上的,站在高高的台阶上,鸟瞰整个城市和远处那山巅仍有积雪的连绵峰峦,真的壮观真的令人心旷神怡!进了州府大楼,更是别有洞天,巨型圆柱与拱形大门,使我似乎置身于古罗马时代的圣殿,眼前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庄严那样肃穆。不过,很快,那庄严肃穆的气氛就把我挤压得几近窒息。我实在不喜欢这里,赶快跑出大门,立刻豁然开朗。当我再次站在高台阶上眺望四周,眼前那繁花碧草参差绿树环簇着一座座带有宗教风格的建筑,就像那巨幅画卷,气势磅礴地铺展在我的面前!然而,女儿搀着她婆婆刚一出门,就批评我了“ 您真该认真看看,这里绝对不亚于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 ,我笑而未答,因为我仍陶醉在眼前的胜景之中!

   接下来,女儿招呼着我们走进了一个寺庙群。只见这里的工作人员一色的帅哥靓女,一色的黑色着装。不同的是有的金发碧眼,有的黑发黄肤。每个工作人员胸前都挂着一个小牌,因为有距离,我看不清牌上写的是什么。

  不久,一名女工作人员就向我们走了过来,用掺着闽南味道的中国话问我们:“需要我为您服务吗? ”“谢谢,我们想听您的讲解”。 女儿回答了她。
  她边走边讲,为我们介绍了摩门教的发展历史、摩门教的教规、摩门教徒的生活规律等等。语气是那样的轻柔,每句话语都如一缕清风吹过;表情是那样的平和,在我眼中真似一支幽兰亭亭玉立。她带我们聆听了唱诗班虔诚而空灵的天籁之音、辨认了一个个蜡像先知、最后真诚的送给我们一本摩门经书。挥手告别的一刹那,她年轻的面庞显得那样圣洁和美。我想,这位来自于香港的姑娘那瘦弱的躯体内包含的灵魂一定是极其善良而平和的,因为摩门教的宗旨是做善事行善举,摩门教徒们是不沾烟酒不赌不嫖不抢不劫的。我彻底改变了对摩门教的看法,该是在这里听讲解最大的收获吧!

  走出寺庙,先瞻仰了杨百翰纪念碑,了解了他对摩门教的巨大贡献。又瞻仰了海鸥纪念碑。这是一座很特别的纪念碑。传说在摩门教抵达盐湖城的第二年,就在农作物即将收获时,这里出现了罕见的蝗灾,眼看着一年辛勤劳作的成果将化为乌有, 一天教民们无不担忧。忽然有一群海鸥飞到这里,直扑地面,转瞬就把蝗虫消灭得一干二净。教徒们看着自己的收成保住了,个个拍手称快,人人欢心鼓舞,并称这事件为“海鸥的奇迹”。为了表达对海鸥的感激之情,为了纪念“海鸥的奇迹”,教徒们建立了这座海鸥纪念碑,纪念碑的顶端立着两只海鸥啄食蝗虫的青铜像,俨然是盐湖城最忠实的守护神。

正要离开海鸥纪念碑,不远处传来管风琴声,作为音乐家的大哥大姐,首先产生了兴趣。一家人便循声而入,走进了一座礼拜堂。刚一进门,就看到一座巨大的管风琴矗立在大堂中央,一位年轻姑娘正在忘情的弹奏着。女儿走向站在琴旁的工作人员,用英语和那小伙子进行了交流后,告诉我们,这是一架一万一千只管子的美国最大的管风琴、、、、、、。
听罢一曲,我们走上街头。明媚的阳光下,盐湖城彻底掀开神秘的面纱。

    虽然仍是棕灰白的主色调,但阳光慷慨的洒满街道均匀的涂抹在建筑物上,整个盐湖城就像个童话世界那般美妙。你看!那边开过来的老爷车呀,别看车老,乘客却是一对新人。再看那边,一辆马车上坐着一对欧洲老人正向人们招手致意,旁边追上来的小轿车开始和马车并驾齐驱、、、、、、。
   边走边看边拍照,显然,一家人是不失时机的想把盐湖城的一切都带走呦!
  因为下午还要参观大铜矿,只好向盐湖城默默道别。
  坐在车上,我想:我不该在意大盐湖的空旷与荒凉,因为盐湖城里芳草萋萋繁花似锦;我不该在意盐湖城没有灯光璀璨歌舞喧嚣,因为那里有祥和与宁静的摩门教的家园,更有着摩门教徒们的善良与本分。
  汽车在飞驰着。放眼望去,远处的雪山环抱着盐湖城,它庄严肃穆中更有着静逸和空灵,魔门教堂顶部的小金人天使在太阳照耀下熠熠闪光。挥手道别时,我心默念:忘不了你,盐湖城,因为你孤傲不群,因为你冷峻而唯美!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