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藩出乎意外的冷毫无疑问的温暖

       直到在飞机杂志里看到“三藩市”和“浪漫”这两个字眼,我才恍然,三藩市的点滴,虽然夹杂了许多意外的小插曲,确实是浪漫的。从英格兰飞往三藩,一下飞机就迫不及待地卸下厚重的大衣,期待已久的加州阳光,温暖而猛烈的期待。
 
        可实际情况狠狠地泼下一盆冷水,外面不但没有阳光,而且异常得冷,感觉就像飞回了英国,风很刺骨,虽然街道两旁都是充满吸引力的brands,却无法在街上多逗留一刻,匆匆地冲回宾馆房间躲好。还是很冷,只好下楼去买热饮。市中心的辛巴克们都很大,但却很空,没有座位,让人站着喝的节奏。只好悻悻地回到房间,开始后悔为什么要从一个寒冷的地方飞到另一个寒冷的地方,而本来的旅行目的,是过一个温暖的圣诞假期。
对于在英国呆了2年半多的我们,无法接受三藩市的大街上8、9点还有各种人在high,排队看展览,聚在一起扯淡。我们已经太习惯下午6点后就人烟稀少的大街。
 
        三藩市有很多纪念艺术家的石碑,还有艺术大学。union square附近的街上一连开了好几家充满艺术气息的小店,卖画、卖小玩意,一幅幅油画被陈列在窗口,最醒目的是那副金门大桥在雨中的油画,没了宏伟的气息,寂寞,淡然。照片是无法拍出来那些感觉的。

因为时差的关系,5点起床6点就出发了。三藩市的交通很便捷,宾馆提供的地图上用不同颜色清晰地标注着各个公交线路。三藩的城市布局也很一目了然,一个一个矩形的block组成了整一个城市,只要有地图就不会走错。没几下我们就把所有街名和方向熟记于心了。30路经过唐人街的时候挤上来很多中国脸的学生,塞满了整个车厢,让人产生了在中国的错觉。而他们用流利标准的英文相互交流,窃窃私语,让我觉得他们是陌生的。也许那些在美国的同学们今后的孩子,也是中国脸,说英文。
 
第一站,直奔去了三藩有名的艺术宫Galary of Fine Art,这个我在电影和照片里看到过无数次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令我神往。直到在一幢幢破旧的房屋的缝隙中瞥见这个宏伟的建筑,我才发现不见了期待和惊喜,是害怕。因为期待了太久,幻想了太久,现在它就实实在在地在我面前,我穿越了大半个地球来看它,30个小时的辛苦等待和飞行,我到了这里,而不久后我又会飞回很远的英国,会迷惘疑惑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到达过这里。
 
我不明白在如此现代化,房屋建筑如此老套的城市里,会屹立着这样一个宏伟的艺术品。如果它存在于西班牙,我一定不会惊讶。将它与那些街道上的艺术品店和艺术大学和艺术家纪念碑联系起来,我才醒悟原来三藩市是一个追求向往艺术的城市。因为到得早,整个艺术殿堂就只有我们俩,所以拍到了很纯粹的照片,没有路人甲乙丙。对了,那时候下着小雨,很清冷,于是我缩着身体,绕着它走了一小圈,就想赶紧去下一个地方。
我们尝试着寻找三藩传说中的九曲花街,听到过对它的无数赞美,但我们并没有抱大希望,那么冷的天,哪会有花。果然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花的踪影,至今也不确定我们是否到达过九曲花街。就沿着一条山路准备开始hiking,目标终点是金门大桥观望台。
 
    一路行人极其稀少,不时有小车和公车从身边驶过。走到一半的时候我们迷路了。突然有个环卫工人摇下车窗,递出一张地图对我们说:“我猜你们一定走迷了,你们要去哪儿?” 我们认得这个环卫工人,刚才他在搬垃圾桶的时候我们从他身边走过,没有表情也没有打招呼。我很不解为什么他会随身带旅游地图,难道这里的环卫工人还有责任帮助旅客的吗?带着感激和不解,我们朝着他指点的方向继续走着,果然就到了山顶,可以完完整整地看到金门大桥。
 
       亲眼看到的金门大桥并没有图片里看起来那么宏伟,其实很短,加上阴天,看起来很普通,颜色陈旧,毫无出彩的地方。因为被告知大桥附近有下山的巴士可以搭乘,我们就继续朝大桥的方向走。总算到过这个著名的地方,虽然没有惊喜,却也没有失望。
        英国的唐人街是用来旅游和吃饭的,三藩的唐人街是用来住人和生活的。搭乘28路下山,转30路到了唐人街,我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找一处靠谱的中餐馆饱餐一顿。三藩的唐人街颠覆了我们对唐人街的理解。英国的唐人街基本上都是餐馆,一家大过一家,各处都是晃眼的招牌。而三藩的唐人街里,几乎看不到餐馆的痕迹,满街都是卖菜卖鱼卖水果的店铺,重复着布满整条街。我们无目标地四处乱逛,被人群挤来挤去,决定看到靠谱的餐馆招牌就闪进去一试。于是我们看到了御食园川菜馆Z&Y,天那么冷吃川菜真的不错,我们就进去了。点了平时吃不到的辣豆腐脑,红油抄手,金牌水煮鱼,田鸡,和孜然烤羊肉。服务员推荐的孜然烤羊肉,超级超级好吃!其余的菜也很棒。如此正点的川菜馆,在国内也很难找到。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家川菜馆巨有名,连奥观海都去过,大众的评价也是数一数二的。只能说万有引力——吃货总能找到美食。

文by 王闲君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