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游华盛顿、费城游记

上个周末,分社组织去华盛顿和费城游玩,归来一周之际补记一下这次愉快的旅途。

      分社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去华盛顿,主要是为了赏樱花。华盛顿哪来的樱花呢?这还得源于1912年日本赠送给美国6000株樱花,其中3000株在纽约,3000株在华盛顿。华盛顿的3000株基本都在潮汐湖畔,每年的三月末四月初是赏樱盛季了,樱花花期短,有“樱花七日”之语,据说这个周末樱花已经谢得差不多了。纽约到华盛顿4个多小时车程,我们早上7点出发,11点多到达目的地,可惜天公不作美,前一天华盛顿还20多度热的像夏天,当天却降温十多度,风吹雨打之下,白色和粉色的花瓣飘落如雪,别有一番风味。
 

      我们举着伞环湖而行,一路经过杰弗逊纪念堂,罗斯福纪念馆,随后便到了著名的倒影池。倒影池是一个长长的水池,它的两端分别是林肯纪念堂和华盛顿纪念碑,在《阿甘正传》里,阿甘就是站在林肯纪念堂的台阶上发表的演讲,随后他与Jane重逢,在倒影着纪念碑的池中激情相拥。可惜我们不太走运,倒影池从2010年10月开始修葺,里面已没有了水,而且两侧都是施工工地现场——土堆、杂草、铁丝网,比起电影里的景观差了许多。华盛顿纪念碑是为了纪念华盛顿而建造的,是按照埃及的方尖碑比例而建,通体无字,简洁宏伟,作为华盛顿的地标性建筑,法律规定华盛顿地区的任何建筑不可高过此碑,遗憾的是去年的一场5级地震让纪念碑出现了裂纹,我们也因此失去了参观内部以及在碑顶鸟瞰四周的机会。
 
                   
 

       倒影池的东北方向不远处便是白宫了,我们在栏杆外看了看著名的南草坪和白宫的正楼,还有里面结满红色小果子的植物。再往东走是市政府大楼,楼前正在举办一场游行,游行者大部分是黑人,他们举着各种牌子和照片,抗议佛罗里达州一名白人协警枪杀了一位名叫特雷冯·马丁的17岁黑人少年,闪烁着彩灯的警车停在外围的路边。华盛顿的国家艺术博物馆是与卢浮宫等并列的世界四大艺术博物馆之一,我们四点半赶到的时候才发现五点就关门了,冲进去刚刚走马观花地转了小半圈就开始清场了,只能等下次有机会再来细细欣赏了,华盛顿市区的大部分景点都集中在这一片,同样来不及看的还有航空航天博物馆、国会山、国会图书馆等景点。晚上在回旅馆的路上吃了家名为win buffet(盈宏)的中国自助餐馆,各种中西菜品都有,还有海鲜,人均才不到13刀,真是便宜到家,必须吃撑了!

                  
 
 
        周六晚上在郊区的旅馆歇了一宿,周日天气有所好转,早饭后我们直奔华盛顿故居,华盛顿故居又称弗农山庄(Mount Vernon),坐落在波多马克河沿岸的丘陵上,依山畔水,主楼坐北朝南,去过的中国人无不称赞其风水宝地的。华盛顿经历了军旅生涯后的归隐岁月,以及从总统位置退休以后,都是在这里生活。虽然由于后人经营不善,如今的山庄比当年已经小了许多,但依然面积不小,园内风景十分秀美,有大片的草坪,茂密的森林和精心培育的花圃,静谧的林间不时有各种鸟儿啼叫,山脚下的大河奔流不止。华盛顿1799年在庄园内去世,死后就葬在庄园里,与其妻子还有其他许多家庭成员一起。华盛顿身为美国第一任总统,同时也是开创摈弃终身总统、和平转交权力的范例,在其故居里见不到吹捧和神化的痕迹,一切都遵循着尊重历史原貌的原则,跟韶山真是大不一样,这里面既有人的差别,也有制度的差别和文化的差别。
 
  
 
华盛顿故居主楼背后,宽阔的波多马克河
     我们依依不舍地从故居出来,又前往阿林顿国家公墓——美国最大和最著名的国家军人公墓,有超过30万人安葬于此,漫山遍野的绿色草坪上,一排排白色墓碑给人以庄严、纯洁的感觉,军人的墓碑上以统一的格式刻着逝者的名字,生卒年月和经历的战争名,一排排整齐划一的墓碑仿佛是那些当年腰杆笔直的士兵组成的无声的方阵,墓地里非常安静,走在其中不觉得恐怖,却觉得内心不自觉地宁静而敏感起来,这跟国内鞭炮喧天、硝烟弥漫的墓地真是截然不同。我本想在里面找找看看一些不同的墓志铭,可惜时间不允许在里面走得更远了。
 
   返回纽约的途中,我们途经了美国的历史名城——费城,并参观了自由钟。自由钟又称独立钟, 它是费城的象征,也是美国独立的象征, 然而它的意义并不限于独立战争,在此后的几百年间,它的内涵一直随着历史的发展而不断得到新的诠释,在反对蓄奴运动、推动妇女投票权运动以及二战期间,它都作为自由精神的象征鼓舞和激励着美国人民追求自由的信念。有趣的是这个钟的质量非常差,第一次敲的时候就开裂了,虽经修补,此后又再次破裂,终于补无可补,而钟身上的裂纹,却成为了自由钟最明显的标志,仿佛维纳斯的断臂一般。目前龙体金贵的自由钟已经不再搬动,而且只在每一年中一两个特定的节日仪式上才会敲响,然而前去参观的人却是络绎不绝,入口处的安检更是我来美国这么久经历的最严格的一次,由此可见美国人对自由钟的无比热爱和珍惜呵护。
 
         虽然没能听到自由钟的钟声,自由钟前的讲解员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首先告诉观众们一个秘密——自由钟的裂缝到底在何处。原来那条显眼的宽裂缝并不是自由钟的裂纹,裂纹根本没那么宽,而那条宽裂缝是修钟修出来的——修钟时要把出现的裂纹打磨得更宽。为什么要这么修钟呢?原来对于一台大钟来说,外表并不十分重要,重要的是音色,而当钟出现裂纹时,裂纹两侧的钟体会在敲钟时互相摩擦,从而影响到音色,把裂纹磨宽了,两边蹭不着了,音色就不再受影响了,真是很有意思的答案。此外,这位工作人员还在现场观众中请出一位小姑娘和他互动,他把一张白纸折成大钟的形状,放在小姑娘的头顶上,告诉观众们,大钟虽然不响了,但是就像下雨天它能为人们提供遮蔽一样,它所象征的自由精神一直都在保护着美国人民,让他们享有各种自由的权利,让他们可以敢于批评政府而不会因此被抓坐牢,真是很棒的爱国主义教育。说到爱国,从讲解员的话里不难发现,美国人把国家和政府两个概念区分得很清楚,他们的爱国就像爱自由一样,是发自肺腑地为这个自由的国度而骄傲自豪,而他们对于政府的情感却是充满怀疑,特别是对于公权力是否会侵占个体的自由空间极为敏感和警惕。自由钟的旁边就是独立宫,可惜不对外开放,我们于是在独立宫前的小广场徜徉留影,小广场的中央竖立着美国“海军之父”巴里(John Barry)的塑像,四周是高大的树木,树下洒满阳光的草坪上松鼠和各种鸟儿蹦跳着,不远处古老的石板路上马车静静地停靠着,我忽然对这座安详朴素的古城充满了喜爱。
 
      从费城出发,不过两小时,我们又回到了纽约。两天紧密充实的行程里,许多地方都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回忆,也有许多地方让我很想再去细细观赏和品味,就以这满心的期待为这篇游记收尾吧。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