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游华盛顿(从纽约到DC)

第二天坐地铁来到penn station,很顺利的上了火车。算了算时间,差不多正好是国内吃年夜饭的时间。于是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饼干面包,冒充了一顿年夜饭。然而饭还没吃完,车就停下了,一直停了四十多分钟没有任何继续前进的迹象。可是环顾四周,整个车厢依然安安静静,没有一丝喧哗。打电话,聊天,上网,听音乐,看书……大家各干各的,没有抱怨,没有询问,没有左顾右盼,一切都是那么安静。或许有人会问有聊天打电话的,为什么还会安静。我相信在美国生活的同学会有比我还深刻的体会,人家说话声音之小,即便一座之隔,也基本只能看到嘴在动却听不到声音,就是那么安静。后来广播通知由于机车故障,更换机车未果,让所有乘客收拾行李,下车,果然,便宜没好货啊。火车坏了,在国内似乎都没遇到过。车厢依然那么安静,只有收拾行李的声音,没有抱怨,没有争吵,更没有拥挤争抢。大家就那么排着队下车,排着队过天桥,排着队上了另一辆车,依然在一片安静祥和中继续向华盛顿进发。

华盛顿,美国的帝都,更像一个花园。没有帝都的那种大气磅礴,有的却是小家碧玉的宁静,优雅。打车来到宾馆,check in后依然向前台要了一张地图,又得靠一张图玩转一座城市。华盛顿的地铁虽然不向纽约那么四通八达,但却比纽约更加精致,更加舒适。售票机也很简单,根本没有网上说的楞个复杂,至于算价格,是否高峰期什么的,一目了然嘛,没什么难懂的,按着提示做就可以了。本来还有些选项不太理解,询问一边的manager,他笑着告诉我,这只不过是台机器,不要考虑太多,照做就行了。坐地铁来到china town,这里比纽约要整洁很多,但华人却是少得可怜。所有的中餐馆全都被老美包围,各种排队等吃饭。我这才知道中餐在这里是楞个受欢迎。在一家很火的店里排队等到空位,和一家老美拼桌。对方一对夫妇呆了两个可爱的男孩。两个小娃娃一脸好奇的看着我们三个熟练地用着筷子,自己也拿着筷子边看边学,不过效果可想而知,最后忍无可忍终于拿起了叉子。不过他们父母显然对筷子并不陌生,尽管没有我们用的顺手,但显然经常光顾中餐馆。吃完饭后,对方的母亲一脸好奇的指着我们刚刚吃完的炒河粉的空盘子问我这是什么,我只能无奈的告诉她汉语叫炒河粉,英语我不会说,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只知道吃。她说看上去好像很好吃的样子,我说吃起来却是很好吃。大家有聊了几句,我把饭店送的三包小零食送给了那两个男娃,愉快的结束了晚餐。由于宾馆就在白宫的后面,所以晚上去白宫转了圈,看了哈夜景,真心不错。顺带说一声,华盛顿就像中国的山城,美女如云。而且美女的气质,身材都比纽约高一个档次。
 
第二天开始了华盛顿的一天暴走行动。宾馆出发,向南走到白宫,向西走到越战纪念碑,林肯纪念堂,沿着reflection poor走过华盛顿纪念碑,本来想一路走到国会的,可惜还是在看到自然历史博物馆旁的地铁站时改变了主意。坐地铁去了china town吃了午饭,又坐地铁到了union station,从那里步行到国会果然进了许多。多说一句union station,欧洲的建筑风格,老妈的最爱,也确实非常漂亮。绕着国会转了好几圈,老妈对这种风格的建筑甚是喜爱,久久不愿离去。太阳开始偏西了,考虑到上午在林肯纪念堂那边照相时都是逆光,我和老爸决定打车回到林肯纪念堂重新照一遍,因为此时的光线是在太有诱惑力了。就这样重游了一遍上午的暴走路线,最后从华盛顿纪念碑徒步走回宾馆。三个人累的连坐地铁去china town吃饭的力气都没了。好在楼下有家麦当劳,估计是给平时在这里上班的政府官员解决午饭准备的。于是,老妈又一次经历了麦当劳噩梦。之所以这一天不断暴走,赶完主要景点,因为看了天气预报说第二天是阴天有小雨,所以我们决定把逛博物馆等室内景点留到第二天。

第二天,买了一张DAY PASS的地铁票,来到博物馆,那么多的博物馆,准备一家一家的逛,可悲剧得是,才逛了两家,我的腰又开始不给力了,无奈只有再次改变计划。在航空馆里的麦当劳吃了午餐(老妈的噩梦在继续,并且第一次开口说看到麦当劳已经觉得有点反胃了)。由于腰有了反应,决定先回宾馆去带护腰,然后下午去阿灵顿公墓与五角大楼转转。按老妈的旨意,DAY PASS不能白买,得可劲坐。于是就那么疯狂的转着地铁,来到五角大楼,参观了911遗址,又坐地铁折回阿灵顿公墓,感受了一片宁静与祥和。与其说这里是公墓,不如说是个公园。在这里散散步,锻锻炼,实在太美了。整齐的柏油路,绿色的草皮,还有那密密麻麻的白色墓碑,真是视觉上的享受,心灵上的放松。也确实有很多当地人把这里当作公园,牵着狗,推着婴儿车,在这里感受自然地气息。从阿灵顿出来,坐地铁返回china town吃晚饭,而半路上还出站看了看FBI BUILDING,然后再次进站去了china town,三张DAY PASS可真是一点没浪费。对了,老妈竟然说,FBI真土,这大楼就跟拆迁房似的。也不知道这番话有没有被楼里的特工监听到,加上我们在楼前徘徊拍照,会不会已经被特工给盯上了?

由于第二天要赶去Dulles机场坐早班机飞拉斯维加斯,所以回宾馆后去前台,希望他们能帮忙叫一辆出租车。人家服务很热情,也很周到。第二天一早,出租车准时到达,很顺利的到了机场。只是由于不熟悉环境,直接就去普通柜台check in 了,完了过后老爸才反应过来,星空联盟的白金卡还没用,华盛顿飞拉斯维加斯,那么多的里程就没了,他郁闷了一路。
飞了五个多小时,到达这座沙漠中的赌城。老妈一直在嘀咕,周围全是沙漠,风还不小,城市里啷个就一尘不染呢?是的,拉斯维加斯是迄今为止,包括欧洲,我见过最干净的城市,那个能见度,简直让人震惊。

文by 萧子辰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