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的雨

昨夜雨霏霏,孩子们在古典音乐声中已酣然入梦,窗外灯火阑珊,哗哗的雨声,不知为什么竟忽然唤起了我对华盛顿的春天的回忆。华盛顿离我的母校弗吉尼亚大学不远,只是一个半到两个小时的路程,弟弟那时恰巧生活在华盛顿,于是每到各个季节的节假日,必去华盛顿。华盛顿是一个美丽的城市,是美国的首都,是白宫、五角大楼、国会大厦、最高法庭、农业部等各个政府机关、部委所在地。在那里我参观过艾灵顿的无名战士墓、大小肯尼迪墓碑、高耸如云的华盛顿纪念碑、昔日繁华一时如今门庭冷落的李将军故居(南北战争中南方的战争统领),走过无数次樱花烂漫、Potomac 河环绕的杰弗逊纪念馆,参观过许多次国家博物馆,但独对雨中的华盛顿首情有独钟。

第一次去DC旅游是在春假,或者叫做读书节,和一个小时的朋友一起住在弟弟那里。白天就出去旅游。当时同行的还有一个从马里兰大学毕业的学法律的学生,马上要回国。一路上,想到马上要离开DC,不知何日再见心爱的景物,想到在这里的日日夜夜将要成为记忆,感慨万千。那时候的我,刚去美国,带着对未来生活的憧憬,不是很理解她的心情,今天却对她的那份刻骨铭心的难以割舍体会的淋漓尽致。雨中的DC景致别有一番风味,就像透过窗户看着窗外一样,朦朦胧胧,朦胧中仍然掩映出景观的无限丰美:白宫小楼掩映在绿树从中,端庄秀美,既不用夸张位高权重,也不用屈尊迎合,一种静谧祥和。铁栏边上的树丛中跃动着一只只的小松鼠,大多数是灰色的,有时也有白色的,也是一付乐在其中,自得其乐。树丛中偶然会看到一只专心致志进食的松鼠,腮帮吃得鼓鼓囊囊,看着让人又爱又怜,忍俊不禁。

         白宫前的广场上的白玉兰正含苞怒放,在沙沙的小雨中,拼命吮吸着生命的源水,抽出了嫩绿的牙和新叶,一片生命的海洋。一尊雕像静坐在那里,审视着匆匆忙忙过往的人流车辆,透视着生命的意义,经历着岁月的沧海桑田。国会山前的雕像则体现出庄严。巨幅雕像庄重典雅,前面湖中水光潋滟,时有鸭子三五成群,悠闲游过,使自然的身影自然、抒情地流动、凝聚在这座乳白、苍穹拱顶、高大的政治意义非凡的建筑物中。曾经坐在国会里听了一次议会报告,一位老先生一直在阐述教育的重要性,要求政府增加教育投资,尽管心里觉得其所言极是,却总觉得坐在国会里不如看电视更真实,原来许多重大的决策竟也是体现在平凡中,没有太多的轰轰烈烈。忆起Smithonian博物馆前早春满树的花苞,在春雨中洒落一地的落红,引来对生命的无数哀叹,但不久却又又是一树的繁华。生命本应如此,平凡而朴实,真诚而执诺。DC的岁月,流光溢彩,但唯有春雨和春雨中的景、连同那个打着伞、风尘仆仆来自异乡,寻找自我,感悟人生的旧时的身影让我思念不已。DC的春雨,教会了我等待,斟酌,希望,知道“草色入帘清”“青青柳色新”的明天,都体现在今天的潇潇细雨中。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