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利好招致“生育旅游”产业崛起

23岁的珍妮弗正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上课
 
 
出生于纽约的珍妮弗(Jennifer Shih)在爱达荷州和犹他州读完了中学,正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读大学四年级,就读传播学和心理学双学位。她即将从该所大学毕业。不过,她仍然会告诉你她不是一个真正的美国女孩。
 
据《萨克拉门托蜜蜂报》(the Sacramento Bee)网站报道,珍妮弗在她父母的家乡台湾长大。在她15岁的时候,回到美国,行使她作为美国公民,应该享有的受公共教育的权利。
 
23岁的珍妮弗说,“与其说是美国人,不如说我是台湾人。”
 
珍妮弗是新移民趋势的一个缩影,与过去的移民现象相反——过去,年轻移民是在他们的童年时期通过非法途径来到美国,在努力获得合法居民身份。
 
1989年珍妮弗的母亲怀孕八个月的时候持旅游签证,通过合法途径来到美国。珍妮弗的母亲在曼哈顿的一家医院生下她两个月之后,和拥有美国护照的女儿一起回到台湾。
 
珍妮弗一家承认,珍妮弗的诞生是计划好了的,这样珍妮弗就能成为美国公民,并最终在美国上学。
 
珍妮弗55岁的父亲西蒙(Simon)说,“美国的教育系统更好,也更开放。”
 
批评者把这种做法称为“生育旅游”,而且这种做法在洛杉矶地区根深蒂固。在旧金山湾区还可以看到满足妇女生育需求的留产院的广告。
 
没有人知道每年究竟有多少“生育游客”访问美国。
 
根据美国国家卫生统计中心的数据,2010年,在美国出生的7719名儿童的母亲表示她们生活在海外,比 2000年增长了近55%。
 
批评者说,该统计使用的是生育的父母在住院期间主动填报的信息,所以统计数据大大低估了实际数目。
 
来往台北和洛杉矶之间的杰伊•常(Jay Chang,音译)是9所留产院的顾问。41岁的杰伊曾在10多年前通过留产院生育了他的两个孩子。他认为,这种做法是“符合美国宪法精神的”,”他补充说,美国政府促成了“一个很好的交易。”
 
杰伊在电话中用普通话接受来自洛杉矶的采访时说:“我们带现金来支付我们孩子的出生费用后,回到自己的国家抚养孩子,然后他(孩子)回到美国工作,并向美国政府纳税。”
 
珍妮弗遵循了类似的路径。她在台湾的公立学校读书,后来她的父母决定,2004让她返回美国。
 
她的父亲说,“她已经会讲流利的中文,所以现在她可以继续学习英语了。” “双语的能力会让她在未来更具有竞争力。”
 
西蒙委托爱达荷州的一个朋友,暂时抚养她的女儿。
 
在珍妮弗初中毕业的那天晚上,她跟家人和朋友道别,然后登上13个小时的航班,准备飞行到一个她描述为“外国”地方,。
 
“这是非常可怕的,”她说。 “这是我自己第一次飞行。”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