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假护照被旧金山警方拘留、美国联邦调查局审问历险记

我去年在一家科技公司实习,叫Rubicon International,实习得特开心。公司里的人都比较年轻。期间,我们玩了一个长达一个多月的游戏:公司的所有人分成8个队,每个队六七个人,每个人都是特务。每人拿到了一套假护照和假钞。假护照分别是美国、大不列颠、俄罗斯、墨西哥和黑山共和国的,做得很逼真,首页的照片和生日都是真的,有的照片用的是公司内部网的照片,像身份证照一样;有的是被偷拍的,被别人逗笑的时候龇牙咧嘴的照片都印上去了。护照的每一页还印有各个国家的签证和盖章。假钞上印的全是同事的头像,例如10 000元人民币的钞票上印的是我们会计老大,一个中国同事的照片。玩这个特工游戏,我们不能让其他组的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代号。我们8个队在一个月当中参加了一系列的比赛,从开卡丁车到射击到扑克,队与队之间互相竞争。最后游戏的大结局,也是我实习的最后一天,是把美国联邦储备银行的大楼包了下来,把里面变成一个***,我们每个“特务”带着假护照、假钱和假枪,坐着公司包的装甲车去“***”比赛。

随身要带着身份牌,不能向其他队的人透露身份
实习的最后一天,走的时候,给每个人送了一套Texas Holdem(德州扑克)的筹码。我把假护照和假钞放在筹码箱子里,回了学校,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今年在另一家软件公司实习完了,剩两周回国,我就把这一套筹码带上了,放回家里留作纪念。本来筹码箱子和假钞都是放在托运行李的,后来因为超重,我就把筹码箱子放到背包里。但忘了假护照还在里面。

提前三小时到了机场,过安检的时候,由于箱子是金属做的,密度太大,警报器响了,于是一个女检查员就把我带到一边检查。一打开箱子,她就看到了用橡皮筋捆绑着的厚厚的一沓护照,于是就把旁边一个人叫过来。我跟她解释说这是游戏里来的,她没理我。第二个男的过来看了,然后就把一沓护照呆到另一个柜台,跟另外两个安检的人检查。这时又来了两个人,我就赶紧常去解释说这是个游戏的道具,都是假的。他说好好好,你回一边等着去。于是我就等,从远处看到他们5个人一本一本地翻,在灯光下仔细看,然后掏出紫外线灯检查。时不时地会有一个人过来问我一些问题,关于这护照是哪里来的、为什么携带,以及那家实习公司和游戏的详情。

过了好长一会儿,他们回来跟我说,这个事情比较严重,他们已经通知了警方,旧金山警察正在赶往机场。我说,这只是游戏,不至于吧?!这些护照明显是假的!但他们说由于我携带的是政府文件,必须由警方处理。于是我就等,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这时周围的安检人员已经越来越多,稀里哗啦来了十多个,都在我附近徘徊,个个都在看我的假护照。我越看他们越觉得很搞笑。我旁听到一个安检人员问另一个,“Was he trying to get through using this?”(他是不是试图用这个过关?)

随后警察来了,有五六个,有一个甚至还骑着Segway(见下图),可以看到他们衣服上的警徽有一条杠、两条钢、三条杠的。他们来到我旁边,把假护照“啪”地一声放到我身边的垃圾桶上,然后这一群警察围着臭烘烘的垃圾桶审查那些假护照并不断地质问我跟之前同样的问题。我一直没有担心或害怕,因为我知道我没有犯任何错。我唯一担心的是怕错过航班,这时一个安检人员告诉我,你的航班不可能赶上了,这个可能要很久,我才开始感到有点难过,总共没几天回家看父母,居然还要被这种事耽误了!

警察和安检人员到一边讨论去了,之后一个安检人员回来告诉我说:“你知道你这件事有多严重吧?你触犯了5个国家的联邦法律,持有伪造政府文件,这个犯的是美国的联邦罪!”我吓了一大跳,连忙开始争辩,说这只是游戏,而且又不是我制作,也没有故意造假的意图啊!安检人员说,这个我们不能管,旧金山警方也处理不了,因为是联邦罪,已经通知了美国联邦调查局,他们现在正在路上,他们要来审问你,怎么处理就是由他们来定了。我的心这时候沉下去了,原本一直觉得这件事情很可笑,现在开始担心后果会有多严重了。我开始想,要是就这样被抓起来关着了,或者就算轻一点,被遣送回国,白来美国读了这几年书,以后该怎么办……但我又赶紧把这种想法从脑子里打消了,我心想,我没有犯任何错,我知道我自己是无辜的,不会有事的。于是就感觉好多了。

等了至少半个多小时,一个高个子的白人男子出现了,身穿紫色衬衫,提着公文包,额头上戴着墨镜。他看了两眼护照,就开始跟安检人员和警察寻问情况。我在远处紧张地等待着,至少等了15分钟,他一直在谈话。随后他拿起电话开始打电话,这时一个稍胖的白人警察过来说,跟我走。我问去哪,他说,审问时间到了。我收拾起东西,周围逗留的安检人员和警察开始散去,有一个之前比较友好的上来跟我说,祝你好运。另一个看起很严厉的墨西哥裔的女的也过来,让我跟着她。我跟在她后面,穿过一群一群的幸福快乐的成功过了安检走去登机口的行人,朝着一个不知名的方向走着。警察和一直打着电话的FBI男子走在后面。我感到背后一拽一拽地,转过头,看到警察手抓着我的书包上面的带子。我不禁一笑,想起我小时候跟我爸爬山会抓着我爸的书包的带子,于是我试图减轻压力,跟警察笑道:“Is this the equivalent of handcuffs?”(这相当于给我拷手铐吗?)警察瞪了我一眼,威胁道:“This isn’t funny! You want to be in real handcuffs?!”我赶紧摇头说不不不,不吱声了。

走到一个电梯,我们进去了,FBI男子还在打电话,示意我们先走,于是我们就先下去了。出了电梯是登机口,我一时想,是不是在登机口问我几个问题就可以放我上飞机了?结果我们走到登机口旁边,突然一个看似是墙的门突然打开了,里面的景把我吓了一跳:后面是一个长长的走廊,里面人山人海,至少有几千人。我们一走进去,就被堵上了,实在太多人了,全是家庭、孩子、老人、夫妻、商业人士。

我问带路的女的,这是哪儿?她说,“Immigration”(入境通道)。居然同时有这么多人入境!我们试图往前走了两步,又被堵上了。女的转过来,问我旁边的警察,“帮个忙行吗?我来抓着他。”然后走到我旁边抓住我胳膊。这时警察展示了他的威力:他走到前面,大声吼了一声,“POLICE! COMING THROUGH! EXCUSE US!”前面的人立即吓得散开了。我们开始往前走,挤在人群中间艰难地往前走,每走几步警察就要大喊一声开路。就着样,走了几百米,经过了好几千人,全都是刚到美国的旅客,几乎全都是亚洲人,最后终于又从一个小门出去了,来到一间白色的房间,是专门处理入境问题的。房间里有好几排椅子,都坐着人,被叫到名字就上前去解释自己的去向。一个穿移民官服装的人走上来迎接我们,女的问他,“Are they here?”他回答:“Yes, the TSA, ICE, DOS and DHS are all here”。我听到出了一身冷汗,虽然这些缩写基本都没听过,但听起来似乎又更严重了一级。(后来得知,这几个分别是美国运输安全局、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土安全局。由于这件事涉及到跨国犯罪,所以国务院也派人也来了。)我被带到角落的一个小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一台电脑,和两个电话。带我的两个人让我坐下来,男警察出去了,女的坐下来开始打字。等了她几分钟,我问还要多久,她说,再等等。我掏出手机,她立即说:“收起来!”我问她能不能看报纸,她说不行。我说,那我能干什么,她说,你可以看我。我说,我看不见你,你被屏幕挡住了,她沒说话。于是我就干坐着等。男警察又进来了,问我要不要水,我说要,他就拿了一杯草苺大小的水杯过来,我半口就喝完了。两个人又出去了,跟我说,FBI他们一会儿就来了,你先等着。于是我就开始等。啊等。啊等。我听到外面的人支支吾吾地向移民官解释自己为什么来美国,都是中国口音,还听到移民官问一个人,“Your brother’s name is Michael Scofield? You’re here to see him? Michael? Scofield?”趁我感觉没有人来的时候,我赶紧掏出了手机,偷拍了一张小水杯的照片,可以见到房间的一个角落。

随后男警察又进来了,问我有没有手机和电脑,我说有,他伸出手,然后我就给他了。他又出去了,这时我完全没有了任何记录时间的工具,我只知道我的飞机这时早已起飞了。我拿出包里的报纸开始读,不知读了多久,快读完了,男警察才回来,拿着我的手机和电脑。我打开电脑屏幕,看到它死机了,停留在Windows登录页面,上面显示着刚才死机的那一刻摄像头捕捉的图:那个FBI的男子迷惑不解地看着摄像头。

我把电脑关了,等了一会儿,男警察又进来了,这次坐了下来,说:“It seems your computer has some type of… facial recognition software? What is that?”(我们发现你的电脑有人脸识别软件…这是什么情况?)我笑了,跟他解释这是华硕电脑自带的,随后他又问我手机是不是有密码锁,我说,今年的这家实习公司要求连上内部网必须设个手机密码。他点了点头,又走出去了,不久后回来了,这次拖着我的早就送去托运的行李箱,问我,这是不是你的?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我以为这个箱子早就起飞去香港了,原来被他们逮回来了。他开始仔细检查我的箱子,每一件衣服抖了一下,每一本书翻了一下,结果在我的一个盒子里面找到了那些假钞,以及我的身份牌项链。他问我这是不是也跟游戏有关,我说是,然后他说:“Intense game”。查完后他让我把箱子装好,他把假钞带出去了。

我又等了不知多久,审问我的人才终于来了。一个个子很高的白人男子,一个亚裔男的,和带我过来的那个墨西哥女的。他们跟我握了手,坐下来,把几本护照和假钞放在了桌面上。然后开始了审问。

他们从我为什么来到美国,到我在美国学什么专业,到我去年暑假的公司,到玩的游戏的具体细节,到今年的公司,到我做了什么职务,到我老板是谁,到我住在硅谷的室友是谁,到我学校的室友,到我有没有女朋友,到我假期把东西都放在哪了,到我父母是做什么的、学费是怎么付的,全部都统统问了一遍。我把所有的都实话告诉他了,我知道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在美国留学、假期会在一些好玩的美国科技公司实习的一名国际学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他们整个过程中都一直在做笔记,并仔细地观察我,我有一种被他们的目光穿透的感觉。整个过程持续了近一个小时,他们才合上本子,说该问的都问完了,走出房间叫我继续等着。

又等了也许有十几分钟,那个墨西哥女的才终于回来了,说,你可以走了,不过,我们得没收你的假护照和假钞。我跟她争辩了一下,说:“这些明显是假的啊!我只是想留作纪念!”但她还是摇了摇头,说,Jones(那个白人警察)一会儿过来带你走,然后转身就走了。随后Jones进来了,拿着我的一沓假钞,丢给我说,拿去吧,护照给你没收了。我把东西收起来,被他领回机场重新办理下新的航班的登机手续了。走的过程中,我问Jones,你做这份工作见过的最奇特的安检事件是什么?他想了一下,说:“就你这个了,我没见过更奇怪的案例了。”就这样,我的刺激的一个下午平安地结束了,我自由了。

当天没有飞机回香港了,航空公司说第二天也没有,只能standby,于是我是否能飞回国都成了问题。本来只有十多天回去的,现在假期变得更短了。于是我只好晚上到朋友家借宿了。

第二天回到机场过安检的时候,我又是提着一箱筹码过安检。过X光扫描的时候,示意我往前走的安检人员正是昨天最先检查我的包的那个女检察员。我兴奋地跟她说,“Hey, it’s me! Remember me? I passed the interrogation!”她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说,“It wasn’t me, I wasn’t on duty yesterday, you’re talking to the wrong person. No, it wasn’t me, move on.”(你认错人了,昨天不是我)问题是,我根本就没提“昨天”两个字,她就先说“我昨天没来”,死也不肯承认昨天是她,于是我也就放弃跟这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人说话了。

随后手提行李过安检的时候,我刚伸手拿包,就被挡住了,被两个检查X光的安检人员拉到一边兴奋地问:“How did it go? How did it go? What did they say?”(后来怎么样?他们说什么?)于是我就跟他们把昨天下午被带走后的经历都跟他们说了一下。我问他们这事是不是他们都在传,他说:“When  you get that many people around, it’s a big deal, you know. The FBI don’t kid around.”(你这事关系到了那么多人,可不是小事了,FBI不是闲着没事的人)两个安检人员完全忘了他们查包的工作,直到后面开始排很长的队了,所有人的包都堵在机器外面,一个负责人喊了一下他们的名字,他们才依依不舍地转过去开始干活,跟我说:“Very exciting! Congrats for going through that! Good luck!”

后来standby等了好久,等所有人都上了飞机以后还有空位,我才终于坐上得了飞机。从来没有在拿到登机牌时这么开心过。

后续

一周半后回到美国,入关时,移民官在我入关卡上做了个记号,奸笑着说:“Good luck”。祝我好运?我纳闷,往前走到海关检查出,便理解了。检查我入关卡的人看了一眼我的卡,把我带到一个角落,然后又来了一个人,两个人开始把我的全部行李拆开,一一检查。我带的十多本书被他们一页一页地翻,我的两盒名片被他们用刀划开,一张一张地看我过去3年在美国认识的所有人,我的每件衣服的口袋被他们掏了,连钱包都被他们拿去检查了。我放的有几卷纸巾填充包里的空间,他们见到了还问:“Don’t like American tissue?”(不喜欢美国的纸巾?)检查满意后,他们问我是不是上次有东西被没收了,于是我把故事的经过跟他们讲了一遍,讲的过程中又多了好几个人来听热闹。

于是就这样,我逃过了坐5个国家的牢,却永远逃不过每次美国入境出境都要被严查的遭遇了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